细数麦子金服7宗罪!高管出走、融资造假、上市夭折为哪般?

时间:2018年01月02日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收藏此文 【字体:

  “我就站在这破悬崖边上,我要做的,就是抓住每一个跑向悬崖的孩子——我是说他们不看方向的话,我就得从哪出来把他们抓住。”麦子金服创始人黄大容说,希望公司像麦子一样朴实温暖,但有很强的生命力,能为人们持续提供价值。

  为了成为麦田守望者,自我强大是必要的一步。从2009年诺诺镑客成立到随后麦子金服全家桶组装完成,再到最后的借壳上市,黄大容的每一个抉择都在昭示着一颗守望者的赤城之心。

  然而,伴随着强大,负面也铺天盖地席卷而来,先是频频被曝高管出走,又是B轮融资造假,如今筹备已久的借壳上市计划,也泡了汤……

  “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守护由麦田而生的美和希望。”然而,守护者黄大容却正被一层层剥下铠甲,自身难保……


  「上市违规」

  12月27日,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吴江市鲈乡农村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对外布公告称,红高粱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即麦子金服成立的境外公司)违反了规定的部分条款,根据协议条款,如果违反协议,鲈乡小贷有权终止协议。这意味着双方交易可能以失败告终。

  据悉,红高粱控股违反的条款包括6.9 (a)和6.11 (b)。不过,截至公告日,双方正在沟通,协议未终止。

  在说鲈乡小贷和麦子金服的借壳姻缘之前,头条君先给各位看官铺垫一下背景:

  鲈乡小贷于2011年12月19日在美国特拉华州注册成立,主要通过全资子公司吴江市鲈乡农村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运营业务,是农村非金融机构贷款公司。主营业务是为中小企业、“三农”和个人提供直接贷款、融资担保服务,2013年纳斯达克上市,市值达3171.24万。

  不过,自挂牌以来,包括鲈乡小贷在内的所有上市小贷公司的境况都不容乐观。

  8月21日公告,鲈乡小贷第二财季净利润为-472.99万美元,同比下降176.25%;营业收入为5.60万美元,同比下跌81.26%。

  11月14其Q3财报公告显示,公司2017财年第三财季净利润为-251.53万美元,同比下降302.8%;营业收入为13.25万美元,同比下跌81.66%。

  另外2017年第一财季,鲈乡小贷财务担保服务产生的佣金及费用同比从7891美元降至2843美元,下降了5048美元。


  鲈乡小贷的经营业绩整体呈业务收缩、收入缩减之势,连连挫败的业绩,使得麦子金服的收购姻缘有了个合情合理的切入口。

  7月13日时有消息称鲈乡小贷与SorghumInvestment Holdings Limited(麦子金服股东)签订了收购意向书。7月27日,麦子金服的工商信息也发生了变更,部分股东名单变化。

  2017年8月11日,鲈乡小贷宣布,与麦子金服的股东签署股份交换协议。根据该股份交换协议,CCCR已同意收购麦子金服所有已发行股票,以该公司152,586,795股普通股作为交换,即鲈乡小贷收购麦子金服。

  一旦完成此项收购,该公司将持有麦子金服100%股权,成为中国一家同时涉足智能金融和小额贷款业务的金融服务集团。交易完成后,CCCR的现有股东预计将保留公司约12%的所有权权益,而出售方麦子金服的股东将持有该公司约88%的股份。

  对此,金融人士分析称,这一收购行为实质上是麦子金服通过权益互换而占据上市主体的控制权。相比直接上市,这种反向收购的方式操作时间短,成功可能性高。

  彼时大家都在期待国内第三家互金平台即将上市,然而,短短几个月时间,第三家、第四家平台都响亮敲钟,麦子金服迎来的却是鲈乡小贷拒绝收购的答复。

  对此,业内人士表示:“现在没有说这个借壳一定会取消,但是成功的概率估计降到30%以下了。20天内应该知道结果。”

  28日,鲈乡小贷以1.58美元收盘,较上一交易日下降了0.18,降幅10.22%,第二天的股价1.60美元开盘。


  「融资造假」

  麦子金服,为乌龙代言。除了上市被爽约,麦子金服还闹过融资乌龙。

  2017年4月18日,麦子金服宣布完成来自银行系资本的B轮融资,具体金额暂未透露。随后,大篇幅“招商银行(600036,股吧)系融资”宣传围绕麦子金服展开,甚至有“麦子金服获得招商银行B轮融资”言论出现。

  而在此之前,4月11日,就曾有报道称,某大型央企或斥资30亿收购诺诺镑客(麦子金服旗下产品)。4月15日,网曝央企收购网贷平台诺诺镑客或存变数。或许这场B轮融资还有猫腻?

  果不其然,在麦子金服融资发布会结束后当晚,招商银行发布声明称,“招商银行及附属公司从未参与麦子金服融资,招商银行对以我行名义做不实宣传的行为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当初之所以扯上招行,是因为招行曾经投资过的一家公司到麦子金服调研过,但仅仅是调研,没有实质性的合作。”业内人士透露,麦子金服B轮融资不仅和招行没有关系,而且原定要与麦子签署融资协议的投资方到目前为止也只能说是“意向投资方”。

  4月19日,各大媒体纷纷更改标题,麦子金服B轮投资方招商银行被隐去,但银行系投资代表周琦却引起了媒体的极大关注。有消息证实,在融资发布会上与黄大容合影的周琦是深圳前海君盛创新管理有限公司的董事长。他所在投资机构在麦子金服此次融资计划中并非是纯粹的股权投资,而是采用“明股实债”的模式。

  据悉,此次双方商定的协议借款金额确实为3亿元人民币,而资金主要通过招商银行的私人银行部门发行理财产品募集。由于当时相关产品并未发行,最终能融到多少资金,何时到位都是未知数。

  上述业内人士表示:“实质上,这场融资的协议到目前为止,还未正式签约,更不用提资金何时到账了。

  目前,麦子金服或将面临来自招行方面的起诉。”

  在招商银行的制止下,这场闹剧才有了收尾的迹象。之后在于招商银行的面谈中,麦子金服的负责人代表在解释时承认此前发布会公布的是“B轮融资意向”,并否认当时发布的是B轮融资成果,原定于在发布会之前就要签署完毕的协议,也因为“出了点问题并没有进行实质性签约”!

  7月30日,麦子金服做出官方回应:有关麦子金服获得招商银行融资的消息系误报、误传,B轮融资发布会当天我们已及时与招商银行沟通,且双方均已及时发布官方公告澄清此事。

  资料:麦子金服澄清公告

  我司从未宣称获得招商银行融资,也从未宣称B轮相关工作已全部完成。当前,公司现金流充沛,足以满足经营、发展需要。以战略目的所进行的融资进展情况将在相关工作全部完成后,依法、适时披露细节。

  除此之外,彼时麦子金服还面临着A轮股权回购无能,高管频频出走的负面,且不论炒作与否,这场融资乌龙使得正在推出校园贷转型中的麦子金服步履艰难。

  「23岁你在干嘛?」

  “有一位叫黄大容的80后姑娘,23岁创立第一家公司,25岁涉足互联网金融,之后连续创立8家公司——后重组为智能金融服务集团‘麦子金服’。”听说,这位在互金混得风生水起的得意80后,之所以涉足互金领域,是因为被骗。

  2005年6月,中国网民人数突破1亿,中国互联网迎来规模化快速增长阶段。也是在这一年,24岁的黄大容成立了自己的第二家公司。

  创业需要大量的资金,面对动辄千万的资金周转,黄大容选择从贷款公司借款缓解资金压力。

  有点讽刺的是,作为一个创立了两家公司的老板,很难想象黄大容栽在了一个小儿科的骗局里:“

  对方要求先把贷款利息打过去才能放款,结果利息打过去之后石沉大海。”

  这次受骗经历对她影响很大,一方面,她发现有很多生意人借不到钱,另一方面,老百姓(603883,股吧)的钱找不到投资出路。“能不能通过一个平台,把两方结合起来?”这时候,她就有了一个“

  创造一种能在市场和银行之间,把风险降到最小、信息对称做到最大的借贷方式。”2009年,专注于企业借款信息服务的诺诺镑客成立。

  另外,黄大容也曾在校园贷领域厮杀过。

  当时,经过仔细的分析和调研,黄大容意识到个人借贷是一个具有很大潜力的市场,而在个人借款细分领域,学生市场正好契合了诺诺镑客的理念。于是,“转型”成为黄大容的下一个目标。

  正是这个时候,麦子金服大量高管出走,有业内人士猜测,很有可能黄大容是其校园贷的理念和高管不和;也有可能是内部管理混乱导致高管提前预警;或者公司实力确实与高管实力不匹配……

  但黄大容的想法是,这只是一次“小震动”,对于她来说,麦子金服的未来是属于在这里坚持下来的人。

  “我每次看到人才,就会两眼放光。”9月,黄大容的团队履历再一次刷新:

  助理总裁杨恒,曾任阿里巴巴多条重要业务的市场、运营负责人;

  风控副总裁李晓忠,双博士后,曾任陆金所执委、FICO中国首席科学家;

  技术副总裁翁明军,曾任陆金所零售CTO、当当网CTO;

  首席营销官张政,曾任网易公司市场总经理兼易信公司CEO、安盛天平保险公司市场营销总经理;

  首席内控官石蔚明,曾任招商银行总行法律顾问;

  业务副总裁陈弘,此前是平安付和民生信用卡中心的副总裁……

  如此华丽的阵容,却乌龙百出,各种意味耐人寻味了。有人说:“麦子金服除了美女创始人还有什么?”言下之意,这个自称“麦田守望者”的人,讲着有温暖的故事,但仅仅是故事。

  业内人士Tim君曾对麦子金服定过7宗罪:

  1.融资造假:B轮融资公然造假,招商银行要起诉麦子金服!

  2.资方撤资:7月27日股权变更,A轮投资方“海通证券(600837,股吧)”及大量股东撤资!

  3.高管出走:大量高管离职,包括各业务线CEO和主管财务的CFO!

  4.基层动荡:基层人员大量离职,部分公司解散或开始裁员!

  5.内部混乱:技术与风控主导公司,内部管理混乱!

  6.业务萎缩:业务量萎缩,去看看诺诺的资金流出情况吧!

  7.实力欠佳:技术实力薄弱,问题较多!

  事实上,对于麦子金服与鲈乡小贷的姻缘,很多人并不乐观,甚至称之为“

  带病上市”。

  头条君查询资料了解到,在上市计划提出之后,麦子金服的整体估值为6.7亿美元(约46亿元人民币)。其旗下平台也比较多,开国元勋诺诺镑客则备受争议,其运营能力及恶劣的服务水平一直受到投资人诟病,交易量持续下滑,7月资金持续流出2个亿。

  而此次上市计划夭折,也在这些人的意料之中……

(作者:佚名 编辑:admin)
相关新闻

我有话说

新文章

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