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泰能源被降级 “垃圾级”公司成A股减持王 减持47.11亿元

时间:2017年05月02日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收藏此文 【字体:
  在山西省煤矿企业兼并重组背景下, 永泰能源近年来不断通过增发,债券,信托等各类融资方式,力争在3至5年内实现骨干煤炭企业的中期发展目标.如今公司再度借助信托融资10亿,用于旗下煤炭企业的工程建设以及参与山西煤炭资源整合.长安国际信托近日发布的《华瀛山西股权收益权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显示, 本次信托资金用于受让永泰能源持有的华瀛山西能源投资有限公司(华瀛山西)10亿元出资额对应的股权收益权,永泰能源将其中6.8亿元用于其下的山西灵石华瀛金泰源煤业有限公司(金泰源)及山西灵石孙义煤业有限公司(孙义煤业)的工程建设,3 .2亿元用于补充其华瀛山西收购煤炭产品资金需求等.


  永泰能源被降级 “垃圾级”公司成A股减持王

  旗星公司根据模型计算及详细尽调分析,发布了A股上市公司永泰能源(600157.SH)评级报告,报告显示,永泰能源涉嫌通过“关联”交易虚增贸易额。

  评级结果:BB-

  违约概率:0.05277

  评级展望:适时予以阶段性减持

  投资建议:股权投资降低一半以上仓位;债权投资适时出售或履行回售条款,若选择持有到期,则需要密切关注公司债务及资金压力,并做好风险缓释准备。

  概述

  作为A股市场煤炭板块唯一民营上市公司,永泰能源遭遇了控股股东永泰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永泰集团”)的连续大笔减持

  公告显示,永泰集团于9月7日、14日、19日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分别以4元/股、3.96元/股、4元/股的均价减持了2.96亿股、1.32亿股、1.14亿股永泰能源股份,减持金额分别为11.84亿元、5.23亿元、4.56亿元,合计达到21.63亿元,成为当月减持市值最高的上市公司。

  事实上,永泰能源还是2016年下半年以来遭到重要股东减持金额最多的A股上市公司,在2016年7月20日至9月20日期间,永泰集团分5次减持上市公司股票,减持市值达到47.11亿元。

  在减持的同时,永泰集团还大量质押永泰能源股票。截至9月15日,永泰集团持有的永泰能源被质押股份共计39.76亿股,占其持有本公司股份总数的95.99%、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32%。

  永泰能源为何遭到控股股东大手笔减持?这既有煤炭行业整体景气下行的因素,更源于永泰能源自身的诸多问题。

  永泰能源于1998年5月13日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交易,其向煤炭行业的转型始于2009年,通过股权收购和资产收购的方式,成为原煤年产量超过1100万吨的大型煤炭上市公司。

  随着煤炭行业的降温,永泰能源目前也在寻找新的收入来源,通过进行多元化股权投资,涉及电力、燃料油、金融等领域。据2016年中报显示,其电力收入已超过煤炭收入。

  然而,永泰能源的业绩仍不可遏制地出现了大幅下滑。2016年上半年,公司营业收入43.06亿元,同比减少4.6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38亿元,同比更是大幅下滑45.93%。

  在此背景下,旗星公司对永泰能源进行了独立调查及主体评级,给出了评级结果及投资展望。在尽职调查及评级过程中,旗星公司关注到其债权融资的基本情况,对其偿债能力也做了辅助性研究,给出了债权投资展望。

  旗星公司认为,永泰能源存在以下问题:

  负债率较高,营业周期长,资金压力大;

  债务负担较重,现金流过度依赖筹资活动;

  毛利相比同业对手高,有虚增利润之嫌;

  无形资产数额巨大但未曾计提,应收账款计提比例曾有调整,负责审计的会计师事务所发生过信用事件;

  煤炭行业依旧不景气,煤价低迷,产能过剩;

  与部分重要客户及供应商存在着关联交易甚至虚假交易的重大嫌疑,这些有着密切关联关系的上下游企业,本身的资质也暴露出诸多问题。而关联关系看似不很密切的部分重要客户,也存在着种种疑点,永泰能源的真实业务状况令人堪忧。

  1.?评级模型及结果

  评级模型由模型计算及调查分析两部分共同构成。

  模型计算部分是以统计模型为基础的违约概率计算模型(违约概率:被评级公司在未来一定时间尺度内发生违约事件的概率)。模型的自变量部分筛选自各类宏观经济运行指标、行业运行指标以及公司自身的财务指标。以本计算模型为例,经过筛选的财务指标中包含有反映杠杆水平、运营效率以及偿债能力的财务比率。

  调查分析部分主要包括关于债务压力及偿债能力的调查分析,同时涉及公司战略投资、经营管理、财务状况、抵质押担保、关联方关系以及行业发展状况及趋势等。部分分析也会涉及情景假设及量化计算。

  调查分析部分的内容将作为评级调整要素和模型计算部分的结果一起成为最终的评级依据。

  根据计算模型,我们绘制了永泰能源近期的违约概率趋势,如图表1所示:

  结合第二部分关于永泰能源的调查分析结果,最终决定给予永泰能源BB-的评级结果(评级符号的定义及相关说明见附录)。

  2.?关于永泰能源的调查分析

  这一部分主要阐述对于永泰能源财务、经营方面的深度调查分析结果。

  2.1?财务分析

  2.1.1重要财务指标

  自2014年以来,永泰能源的资产负债率便处于高位,之后大规模发债而负债率没有明显提高的原因在于发债的同时公司股权融资也一并进行。流动比率、速动比率虽在2016年取得一定改善,但仍处于相对较低的水平。偿债能力指标诸如已获利息倍数、EBITDA/带息债务则仍有恶化的趋势。这反映出公司在未来可能会面临比较大的资金压力。

  运营方面,营业周期及净营业周期均有延长的趋势,进一步映射出受行业发展疲软影响而产生的潜在资金周转压力。

  2.1.2?债务压力

  根据公司发行的公司债、中票、短融及定向工具的相关信息,结合公司现有长期贷款的相关信息,可以整理出未来一段时间内永泰能源的债务压力。

  如图表3所示,根据现有信息,2017年将会是永泰能源的偿债高峰,债券与长期贷款两类债务合计约160亿元左右。另外,截至2016年中报,永泰能源的短期借款还有约124亿元。综合考量其货币资金(图表4)及现金流状况(图表5),由图表5还可以看出,公司现金来源严重依赖筹资活动。另外,虽然规模有放缓的趋势,但仍有大量资金通过投资活动流出。债务和投资的综合作用更加剧了永泰能源所面临的资金压力。

  2.1.3 ?煤炭业务毛利畸高

  2009年,永泰能源正式从一家油品经营企业转型成煤炭企业。2009年,永泰能源的煤炭业务收入仅有1852.71万元,经过5年的内生外延增长,2014年收入规模达到79.12亿元,净利润4.05亿元。年报显示,永泰能源2014年收入全部来自煤炭业务,其中煤炭采选、煤炭贸易业务收入分别为55.52亿元、22.45亿元。

  煤炭寒冬之下,永泰能源也难以独善其身,公司2014年收入、扣非净利润分别同比下降19.62%、72.59%。2015年永泰能源开始对外收购电力、燃料油资产,不过,目前煤炭仍然是公司最主要的收入来源。依据财报,永泰能源2015年上半年收入合计45.14亿元,其中煤炭业务收入30.56亿元,占比67.7%。

  然而,旗星公司发现,永泰能源煤炭业务毛利率远高于西山煤电(000983.SZ)等上市公司,其每吨煤炭价格较同类上市公司高出上百元,难以找到合理解释。

  Wind数据显示,2013年、2014年及2015年上半年,永泰能源“煤炭采选”业务毛利率分别为45.45%、54.97%、59.06%,而同期西山煤电煤炭业务毛利率分别为42.19%、42.84%、48.51%,新大洲A(000571.SZ)“煤炭采选”业务毛利率分别为52.17%、42.03%、44.84%,金瑞矿业(600714.SH)“煤炭行业”毛利率分别为28.83%、28.37%、26.08%。

  经过调查,永泰能源煤炭业务的高毛利,应是得益于较高的销售价格。

  年报数据显示:2013年,永泰能源实现原煤销量977.38万吨(其中:对外销售606.87万吨、内部销售370.51万吨),实现销售收入287402万元;2014年实现原煤销量1149万吨(其中:对外销售1016.36万吨、内部销售132.89万吨),实现销售收入506749万元;2015年上半年煤炭业务实现原煤销量561.67万吨(其中:对外销售526.96万吨、内部销售34.71万吨),实现销售收入254975万元。

  若按照(对外+对内)销量口径计算,永泰能源2013年、2014年、2015上半年“原煤”销售价格分别为294.05元/吨、440.94元/吨、453.96元/吨;若按照(对外)销量口径计算,永泰能源2013年、2014年、2015上半年“原煤”销售价格分别为473.58元/吨、498.59元/吨、483.86元/吨。

  而西山煤电2013年、2014年、2015年上半年“原煤”销售价格分别为366.24元/吨、230.82元/吨、182.25元/吨(不含税);新大洲A2013年、2014年及2015年上半年“原煤”销售价格分别为228.79元/吨、191.78元/吨、168.37元/吨;金瑞矿业2013年、2014年及2015年上半年“原煤”销售价格分别为241.22元/吨、229.84元/吨、205.19元/吨。

  无论何种计算口径,永泰能源原煤售价均远高于西山煤电、新大洲A、金瑞矿业等公司。

  2.1.4?通过会计手法增加账面利润

  无形资产是永泰能源最主要的资产项目,截至2016年中报,无形资产总计约361亿元,占公司总资产39%。永泰能源的无形资产由土地使用权、采矿权和其他部分构成,这其中采矿权几乎占据了全部份额。采矿权的价格受市场波动的影响,当价格跌至预期水平以下时,相应的无形资产就应该计提减值准备。煤炭价格在2012年就步入了漫漫跌势之中,煤企的处境也明显发生了变化,然而永泰能源却未对无形资产做过减值计提。

  作为对比,同行的兖州煤业(600188.SH),其收购的澳洲煤矿在2013年计提了20.52亿元无形资产减值损失。

  计提无形资产减值,不但影响当期利润,而且为了避免确认资产重估增值和操纵利润,减值损失一经确认,在以后会计期间不得转回。对于拥有数额庞大无形资产的永泰能源来说,企业利润增速已经大幅下挫,此时计提减值损失,甚至有亏损的可能。

  实际上,为了融资便利,永泰能源之前就曾通过会计手法增加了“账面利润”。2012年8月,永泰能源变更会计估计,1年内以及1-2年的应收账款和其他应收款坏账计提比例由6%分别降至1%和5%,增加当年净利润7000万元。而此时公司正在筹划16亿元公司债的发行。

  2.1.5?审计机构存污点

  依据财报,永泰能源近年来的年度财务报告,均是由山东和信会计事务所(下称“山东和信”)来审计。

  山东和信历年给出的审计意见均声称,永泰能源财务报表在所有重大方面按照企业会计准则的规定编制,公允反映了永泰能源的合并及母公司财务状况以及合并及母公司经营成果和合并及母公司现金流量。

  然而旗星公司调查发现,山东信和是一家存在信用污点的会计事务所。

  据上海证券交易所2013年11月发布的公告,山东和信会计师刘守堂、张中峰在信息披露方面存在违规事实,决定对上述两人给予通报批评处分。

  经上交所查明,山东金泰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历年未按规定及时计提欠税产生滞纳金1919.86万元和欠缴社会保险费产生滞纳金274.86万元;公司金宫山庄中的4宗房屋建筑物的账面原值和账面净值分别为2246.27万元和1222.68万元,已于2003年被拆除,但未及时进行核销。

  上述会计差错导致公司历年披露的财务信息不准确。刘守堂、张中峰作为公司年审会计师,在审计过程中未勤勉尽责,所制作、出具的审计报告未能揭示公司上述会计处理差错。根据《股票上市规则》第17.5条和《上海证券交易所纪律处分和监管措施实施办法》的有关规定,上交所决定对刘守堂、张中峰予以通报批评处分。

  2.2?行业下行,去产能艰难

  尽管永泰能源开始考虑转型,并且取得了一定的效果,2016年中报显示其主营收入构成中,电力收入已超过煤炭业务,然而其旗下的资产及相关产能仍主要服务于煤炭业务,转型的完成仍需时间以及资金投入。

  煤炭行业自2012年以来,便陷入了下滑的泥沼(图表6),2016年虽有好转迹象,但行业整体仍在低谷中徘徊。

  2.2.1?煤价低迷,煤企现金流恶化

  2002-2012年,煤炭行业经历了快速发展的10年,2012年以后,随着经济增速放缓,加上煤炭行业本身产能过剩、受环保政策约束等因素影响,煤炭行业进入下行周期,2012-2015年,秦皇岛港5500大卡煤价累计跌幅分别达到23%、1%、15%和32%。

  尽管2016年以来,煤炭价格局部有所回升,但截至7月,煤炭开采和洗选业的PPI同比仍然为负,并且继续低于工业整体的PPI水平。

  在煤价大幅下挫的背景下,煤企销量也大幅下滑,量缩价跌双重绞杀,煤企营收大幅下滑。虽然煤炭企业纷纷采取措施压缩成本,成本曲线也普遍下移,但煤价降幅过大,大中型煤企也开始加入亏损行列。从毛利率和销售利润率的角度来看,毛利率处于历史低位,而销售利润率则回落至2001年的水平,离全行业亏损仅一步之遥。

  数据显示,2015年前三季度,上市公司毛利率和利润率分别为16.7%和-3.0%(整体法)。其中,三季度单季上市公司的毛利率降至2.8%,盈利水平较2015年上半年继续下滑。

  在煤炭销售量价齐跌背景下,煤企现金流的恶化是必然。根据2015年度三季报的数据,32家煤炭上市公司的经营现金流量净额为7.2亿元,较2014年同期的107.3亿元骤降93.2%,经营现金流几近枯竭;其中经营现金流已经为负的上市公司有18家,占比56.3%,而2014年同期经营现金流为负的企业仅有9家,占比28%,随着行业寒冬的延续,会有越来越多的煤炭企业失去造血能力。

  由于煤炭企业经营现金流普遍恶化,煤炭企业为了维持运转不得不加紧融资,2015年前三季度,32家上市煤炭企业筹资活动净现金流净额为495.5亿元,相当于经营性净现金流净额的4.9倍,接下来大部分煤炭企业要活下去得靠融资了,但要将杠杆加上去并非易事,银行等传统融资渠道早已对绝大部分煤企关闭。

  2.2.2?产能严重过剩

  在2002年以来的煤炭黄金发展期间,各路社会资本蜂拥至煤炭行业,随着产能的逐渐释放,从2009年开始,中国的煤炭总供给量超过了消费量,此后的这几年,行业供需比持续大于1,整个行业出现供给过剩。

  从固定资产投资情况来看,2005-2011年,煤炭开采和洗选业固定资产投资增速都在20%以上,2013、2014年小幅下滑10%以内,2015年开始下滑幅度才超过两位数,意味着去产能过程正式开始,自2006年以来,全国煤炭投资累计完成3.6万亿元,累计新增产能近30亿吨。

  煤炭行业协会的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年末,中国煤炭行业的产能为57亿吨。煤炭行业的下游主要是电力、钢铁、建材、化工等,煤炭行业的总需求近几年大致在40亿吨左右,但随着钢铁、建材等去产能的加速,煤炭行业的需求还将进一步下降,根据方正证券调研的煤炭企业的表述,煤炭行业的需求将在30亿吨左右,相对于目前50多亿吨的产能,产能过剩现象较为严重。

  方正证券认为,煤炭行业未来消化产能将有相当长时间的阵痛期。在三期叠加的大背景下,国家也没有很好的办法去提振需求,行业需要一个去产能的过程。

  从煤炭行业企业数量来看,在经历了一系列淘汰落后产能、关闭兼并中小煤矿等整顿措施后,煤炭企业家数在2015年初便不再下降,目前维持在6400家的水平,新的退出趋势尚未出现,产能退出十分缓慢。

  中国煤炭行业经历了一轮国进民退之后,大中型的煤矿基本上都集中在国企手里,仅国有重点煤矿的产量就占全部产量的一半以上。

  由于国企承担着大量的社会责任,而且普遍历史包袱重,即使亏损也会继续生产,只要煤价在边际现金成本之上就行,而大中型煤炭企业普遍在2015年才开始亏损,短期还能扛一阵,所以产能退出十分缓慢。

  另外,由于国有煤炭集团普遍有政府的信用背书,即使经营现金流不断恶化,它们也能逆势加杠杆靠融资来维持运转,这也延缓了低效产能的退出。再者,对于新增产能,由于在建的时候普遍贷款融资,财务压力大,煤企生产只会被立即逼债,所以即使亏损也不得停产,只要煤价还没跌破现金成本,能熬多久算多久,这部分产能短期不可能退出。

  随着2016年煤炭价格的回升,刚刚起步的煤炭行业去产能可能因为停产停工的小矿复工而再度受阻。去产能依然任重道远。

  2.3 关联关系及各方背景调查

  旗星公司着重调查了永泰能源与上下游之间的关联关系及相关方资质,发现其与部分重要客户及供应商存在着关联交易甚至虚假交易的嫌疑,而这些有着密切关联关系的上下游企业,本身的资质也暴露出诸多问题。关联关系看似不很密切的部分重要客户,也存在着各种各样的疑点,使得永泰能源的真实业务状况令人堪忧。

  2.3.1?上下游关系复杂

  上市公司的客户和供应商之间一般不会存在交集,但永泰能源却是个例外。

  如图表11所示,江苏西电能源燃料有限公司(下称“江苏西电”)、江苏中润华能能源发展有限公司(下称“江苏中润”)、 山东鲁润石化有限公司(下称“山东鲁润”)均是永泰能源的前五大客户,交易发生在2012-2014年之间,三家企业历年累计贡献收入34.99亿元。

  九兴能源实业有限公司(下称“九兴能源”)、江苏广盛能源发展有限公司(下称“江苏广盛”)、山东鲁润均是永泰能源的供应商,此外,九兴能源、江苏广盛还是永泰能源前五大预付款对象,交易均发生在2013-2014年之间,三家企业与永泰能源之间的交易额累计有22.1亿元。

  旗星公司通过查询全国企业信用系统和调取工商资料发现:上述供应商和客户具有高度相关性,不仅经营范围相同、公司住所相同,而且相互之间交叉控股和持股,存在密切的资金往来,就连股权变更时间也基本一致。

  从经营范围来看,江苏西电、江苏中润、九兴能源、江苏广盛四家企业均是煤炭经销商。

  从注册地址来看,工商资料显示,客户江苏中润2010年12月成立之后的注册地址,一直是南京市建邺区庐山路158号嘉业国际城3幢2708室,而供应商江苏广盛和九兴能源子公司南京沛屯贸易有限公司,在江苏中润成立之时的注册地址,也是这一地址。

  江苏西电的注册地址与九兴能源也存在交集。工商资料显示,九兴能源成立于2008年3月14日,初始设立时注册地址是“沛县大屯镇大屯村北”,2010年1月之后变更为“沛县汉城中路西侧福泰隆商业中心B区BD幢1#”。全国企业信用系统显示,江苏西电2014年2月28日之前的注册地址,与九兴能源2010年1月之后的注册地址完全一致。

  永泰能源上下游经营范围、注册地址相同的背后,隐藏着错综复杂的股权关系。客户江苏中润,是由九兴能源、江苏广盛这两大供应商发起设立的。旗星公司调取的工商资料显示,江苏中润成立于2010年12月2日,初始发起人为南京沛屯贸易有限公司、江苏广盛,持股比例分别为60%、40%,而九兴能源当时持有南京沛屯贸易有限公司80%的股权比例。截至2014年3月,九兴能源一直是江苏中润的间接控股股东,而江苏广盛则一直是江苏中润的第二大股东。九兴能源间接发起设立江苏中润两年之后,江苏中润于2012年2月通过股权受让方式,成为九兴能源的控股股东,两者之间实现交叉控股,这种交叉控股关系,一直延续至2014年1月。而江苏广盛除了持有江苏中润股权外,全国信用公示系统显示,其在2014年12月22日之前还是供应商山东鲁润的控股股东。

  永泰能源的部分客户之间也存在股权关系。工商资料显示,江苏中润2011年2月通过股权受让方式,成为江苏西电单一大股东;2012年7月,由于股权被稀释,江苏中润虽丧失控股地位,但截至2014年2月一直都持有江苏西电的股份。

  至此,永泰能源上下游之间复杂的关系网浮出水面:客户江苏中润与供应商九兴能源与之间交叉控股,江苏中润同时还持有客户江苏西电的股份,而供应商江苏广盛则同时持有江苏中润、山东鲁润的股份。

  工商资料显示,永泰能源上下游之间这种交叉控股和持股关系,一直延续至2014年上半年。之后,江苏中润、江苏西电、九兴能源的股权结构均发生了较大变化,但旗星公司发现,这三家公司背后的自然人股东仍然存在诸多交集之处。

  2014年2月24日,九兴能源的股东变更为王洪锦、侯钦栋;2014年2月28日,江苏西电的股东变更为广泰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目前已更名为“广泰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和马兰,而广泰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正是王洪锦。王洪锦成为九兴能源和江苏西电背后的关键自然人。

  2014年3月11日,江苏中润的股东变更为自然人黄继颖和王福生,王福生同时担任公司法人代表、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工商资料显示,王福生的身份证登记地址和江苏西电的股东马兰完全一致,这两个自然人构成关联关系,成为江苏中润和江苏西电背后的关键自然人。

  永泰能源上下游勾连,还体现在密切的交易与资金往来。工商资料显示,江苏西电是江苏中润2012年末的其他应收款对象、预付款对象,涉及金额分别为1020万元、76.1万元;九兴能源是江苏中润2012年末的应收账款对象、其他应付款对象,涉及金额分别为2416.03万元、1099.7万元。

  2.3.2?隐秘操控方

  如图表11所示,永泰能源与客户(江苏中润、江苏西电)、供应商(九兴能源、江苏广盛)、山东鲁润(客户兼供应商)之间发生的交易额累计有57.09亿元,交易均发生在2012-2014年之间。

  永泰能源在历年财报中均声称,公司与这五家企业之间不存在任何的关联关系,然而旗星公司调查发现,这五家企业背后具有重大影响力的自然人,均指向永泰能源实际控制人或高管,永泰能源涉嫌隐瞒关联关系。

  2.3.2.1?关键自然人耿波与全先成

  江苏广盛、山东鲁润、江苏中润背后具有重大影响力的自然人,均指向自然人全先成和耿波。

  全国企业信用系统显示,江苏广盛成立于2010年9月3日,注册资本5000万元,股东为自然人全先成和邓须亭(未披露持股比例),法定代表人是耿波。此外,山东鲁润是山东昊华能源集团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而后者在2014年12月12日之前的股东是江苏广盛和自然人全先成,持股比例分别为95%、5%。

  工商资料显示,江苏中润从2010年12月成立至2014年3月,其第二大股东一直是江苏广盛,持股比例为40%。因此,全先成和耿波通过江苏广盛,成为能够对江苏中润施加重大影响的自然人。

  旗星公司查阅大量资料后发现,自然人耿波、全先成,均在永泰能源及实际控制人旗下的多家企业担任高管职位。

  江苏永泰石油化工有限公司(2014年6月更名为江苏永泰科技投资有限公司,下统称“永泰科技”)从2010年至今,一直是永泰能源的间接控股股东。永泰能源2014年3月发布的第一期短期融资券募集说明书显示,永泰科技的法人代表正是自然人耿波。

  资料显示,王广西、郭天舒夫妇2007年成为永泰能源实际控制人,从2010年开始通过永泰科技全资控股永泰集团,而永泰集团是上市公司的直接控股股东。

  耿波还是永泰集团旗下企业的高管。上述短期融资券募集说明书显示,永泰城建集团有限公司、永泰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均是耿波,永泰集团持股比例分别为100%、80%。

  耿波同时被上市公司永泰能源委以重任。《职业经理人周刊》2013年1月23日发布的新闻稿《永泰能源董事长王金余一行到公司调研》称,耿波为永泰能源常务副总经理。“永泰能源董事长王金余,常务副总经理耿波、副总经理赵京虎、王冬顺一行12人,对公司经营管理工作进行专题调研”,上述报道称。

  耿波还在永泰能源子公司中担任高管。根据2014年半年报,永泰能源运销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永泰运销”,于2015年3月被转让)是永泰能源全资子公司,注册资本3亿元,主营煤炭批发,法人代表正是耿波。

  而另外一个关键自然人全先成,与永泰能源之间的关系最早可以追溯至2002年。

  永泰能源2010年年报在介绍高管情况时称,全先成曾任职南京新苏置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下称“南京新苏”)、苏州工业园区新鸿泰房地产投资顾问有限公司(下称“苏州新鸿泰”)总经理,而这两家企业中前者是永泰能源直接控股股东的发起人,后者则是永泰能源直接控股股东的前身。

  永泰能源 2007年12月4日发布《收购报告书》称,王广西、郭天舒夫妇100%控制的永泰地产,受让泰山石油及泰安鲁浩合计所持,当时仍然名为“鲁润股份”的永泰能源占55.18%的股权。

  股权转让后,王广西、郭天舒成为永泰能源实际控制人,永泰地产成为永泰能源直接控股股东。而收购报告书显示,永泰地产的前身正是苏州新鸿泰,该公司成立于2002年4月15日,注册资本100万元,南京新苏作为发起人之一,当时共出资35万元,出资比例为35%。

  全先成还在永泰能源实际控制人旗下另外两家企业担任高管职务。

  上述收购报告书显示,王广西、郭天舒夫妇通过永泰地产、永泰集团,分别持有南京先石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下称“南京先石”)80%、20%的股权,这家公司注册资本3000万元,主营室内外装饰、装潢,而其法定代表人正是全先成。此外,永泰能源2010年年报在介绍高管情况时显示,全先成还担任着南京先石董事长。

  永泰能源2011年11月12日发布的《2011年公司债券募集说明书》显示,永泰能源实际控制人通过永泰地产持有济宁永泰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济宁永泰”)100%股权,而济宁永泰的法人代表也是全先成。

  与耿波一样,全先成也在上市公司永泰能源担任过高管。

  永泰能源2009年中报称,2009年3月31日,公司召开七届董事会第十五次会议,聘任全先成为公司副总经理。2010年年报显示,全先成任职期限为2009年3月31日2010年10月12日。

  2.3.2.2 关键自然人王静和王昭醒

  工商资料显示,从2012年2月至2014年1月,九兴能源的控股股东一直是江苏中润,而江苏中润在此期间具有重大影响力的自然人则指向永泰能源高管。因此,九兴能源背后的重大影响方,也指向永泰能源高管。

  除此之外,九兴能源背后的关键自然人还有王静和王昭醒。

  工商资料显示,九兴能源2008年成立时注册资本2051万元,王昭醒、王静认购额分别为1369万元、682万元,初始设立时法人代表是王广平,与永泰能源的实际控制人王广西,仅有一字之差。

  截至2012年2月,王昭醒、王静一直是九兴能源的第一、第二大股东。此外,从2008年10月至2014年2月,王静一直担任九兴能源的法人代表。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王昭醒目前仍然担任九兴能源监事一职。

  工商资料显示,王静、王昭醒两人的身份证登记住址均是南京市建邺区嘉怡苑601室,很可能构成关联关系。

  旗星公司发现,王静、王昭醒两人与永泰能源关系密切,王昭醒曾担任永泰能源孙公司法人代表,王静则是永泰能源控股股东的发起人、创始人。

  永泰能源2010年年报显示,全资孙公司沛县永泰能源发展有限公司(下称“沛县永泰”)主营煤炭批发,注册资本500万元,法人代表正是王昭醒。

  而王静与永泰能源之间的渊源,最早可以追溯至2007年。

  永泰能源2007年12月4日发布的《收购报告书》显示,永泰集团前身永泰地产的创办人之一正是自然人王静。

  工商资料显示,永泰地产成立于2002年4月15日,成立时注册资本100万元,其中自然人王静出资65万元,出资比例为65%。是年,出生于1977年的王静年仅25岁。2003年2月,永泰地产增资至5000万元,王静出资比例仍为65%,保持不变。

  不过,在2003年12月,王静将永泰地产股权全部转让给王广西、郭天舒夫妇旗下子公司江苏永泰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永泰投资”),永泰地产股权结构调整为永泰投资持股80%,南京新苏持股20%。

  自此,永泰地产实际控制人从王静变更为王广西、郭天舒夫妇。

  2.3.2.3?永泰孙公司成大客户

  永泰能源子公司发起设立的江苏西电,如今却成为了永泰能源的大客户。

  工商资料显示,江苏西电成立于2010年8月31日,初始设立时名称为“沛县永泰能源发展有限公司”,初始注册资本为500万元,由南京永泰能源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南京永泰”)全资出资。

  而永泰能源2010年年报显示,南京永泰为其全资子公司,主营煤炭批发。永泰能源2012年8月17日发布公告称,南京永泰更名为“永泰能源销售有限公司”。

  江苏西电初始成立时法人代表是王昭醒,而江苏西电又是永泰能源子公司发起设立的,王昭醒可以归入永泰能源的管理人员之列。

  全国企业信用系统显示,王昭醒目前仍是江苏西电的高管,担任总经理一职。

  2011年2月,江苏西电的控股股东变更为江苏中润,2012年7月由于股权被稀释,江苏中润丧失控股地位,但截至2014年2月一直都持有江苏西电的股份。

  2012年7月,江苏西电的控股股东变更为王洪锦,出资额为4500万元。工商资料显示,王洪锦身份证登记地址为江苏省徐州市大屯煤电龙东工人村家属户21号。

  旗星公司从工人村住户了解到,这里的煤炭工人收入普遍不高。王洪锦何以能够拿出4500万元?21号楼多家老住户均向旗星公司表示,“不认识王洪锦这个人,这栋楼没有做煤炭贸易的。”

  王洪锦的出资能力、真实身份存疑。值得注意的是,2014年1月,九兴能源的控股股东也变更为这个自然人王洪锦,诸多疑点有待上市公司解释。

  2013年9月,江苏西电控股股东又由王洪锦变更为广泰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现已更名为“广泰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统称“广泰控股”)。全国企业信用系统显示,广泰控股的法人代表仍是王洪锦,股东是自然人王金艳和靳娟。

  资料显示,2010年10月至2013年11月期间,永泰能源的董事长一直是王金余,与广泰控股股东王金艳仅有一字之差。

  2.3.2.4?出资能力存疑

  2014年3月,江苏中润的股东变更为自然人黄继颖和王福生,王福生同时还担任法人代表、执行董事兼总经理。2014年5月,江苏中润注册资本从2000万元变更为1.6亿元。

  工商资料显示,江苏中润法定代表人、股东王福生和江苏西电股东马兰住址均为江苏省徐州市大屯煤电龙东工人村家属户13号楼102室。

  与上述自然人王洪锦的情况相同,出身龙东工人村的王福生何以能够拿出巨资来控制一家煤炭经销企业呢?

  一位住在龙东工人村做了近30年煤炭贸易的人士向旗星公司表示,他这个公司在当地排在第三,没有听说过王福生和马兰。

  另一位住在龙东工人村家属楼13号楼的人士向旗星公司表示,“王福生和马兰是夫妻,他们在南京。”他还说,王福生、马兰的父母也住在这个小区,就在13号楼旁边。

  王福生(马兰)父母向旗星公司表示,他们没做煤炭贸易,在山西有煤矿,是焦煤。在沛县一个医药公司(挂名),好像是叫永泰,就是在沛县百货大楼下。

  旗星公司在沛县查证,沛县百货大楼旁边确实有一家药房,招牌上写着“永泰药房”。那么,王福生、永泰药房、永泰能源三者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呢?

  2.3.3?关联客户供应商难觅踪迹

  旗星公司调查发现,江苏中润、江苏西电、九兴能源、江苏广盛这四家永泰能源的上下游企业,均难觅踪迹,工商年检资料与永泰能源披露的交易额并不匹配。永泰能源与这些企业之间,存在自买自卖、虚假交易的巨大嫌疑。

  2.3.3.1?客户江苏西电:收入涉嫌造假

  财报显示,江苏西电是永泰能源2012年末第四大应收账款对象,金额9829.12万元;2013年第五大客户,金额4.3亿元,占比4.37%;2014年第三大客户,金额9.32亿元,占比11.78%。

  江苏西电是一家煤炭贸易商,工商资料显示,其与永泰能源年报披露的财务数据无法匹配。

  永泰能源2012年年报披露,公司当年末应收江苏西电9829.12万元,这笔款项在江苏西电的2012年年末资产负债表上,应该计入“负债-应付账款”这一会计科目下,但是工商资料显示,2012年末江苏西电应付账款仅有2046万元,前后两者相差高达7783.12万元。

  工商资料显示,江苏西电2010-2012年收入分别为0、927.82万元、2.27亿元。依据永泰能源财报数据,江苏西电2013年、2014年合计向永泰能源采购了13.62亿元,按照工商资料披露的2012年销售口径计算,这些煤炭至少要花6年的时间才能卖完。

  近年来煤炭行业陷入寒冬,销售形势越来越不好。那么,江苏西电为何不仅不收缩战线,反而还要激进扩张、大量采购煤炭呢?采购来的这么多煤炭,究竟能不能顺利销售出去?他的下游客户又会是谁呢?

  同时,工商资料显示,江苏西电的注册地址位于江苏省徐州市沛县五段镇健康路11号。然而,旗星公司在实地考察时,当地居民及派出所、镇政府工作人员都不知道“健康路”在哪里。

  五段镇镇政府一位工作人员表示,“在我们镇上没听说过(江苏西电)这家公司,这里也没有储煤场。”其还称,这里没有大的煤炭贸易公司,这里没有铁路,做煤炭(贸易)在这个地方不具备优势。五段镇派出所一位民警也表示,“不知道(江苏西电)。”

  工商资料显示,江苏西电有煤炭经营资格证,储煤场地址为沛县五段镇张五路东侧,租赁面积为3000平方米,有效期限为2010年12月23日至2013年12月31日。但上述镇政府工作人员表示,不知道(张五路)有储煤场。

  旗星公司沿着张五路走了个来回,整条公路两侧并未发现江苏西电的招牌及储煤场。

  2.3.3.2?客户江苏中润:自买自卖闭环交易

  财报显示,江苏中润是永泰能源2013年第二大客户,金额9.41亿元,占比9.56%;2014年第三大客户,金额9.52亿元,占比12.04%。

  工商资料披露的2012年检数据显示,江苏中润2012年末应收账款期初和期末账面价值分别为0、2416.03万元,应收账款对象为九兴能源。而江苏中润2012年收入为2064.98万元,这也就意味着江苏中润2012年所有煤炭销售收入,基本上全部来自于九兴能源。

  从上面的资金来往可以看出,九兴能源是江苏中润的下游客户。而江苏中润、九兴能源又分别是永泰能源的客户、供应商。

  至此,一条完整的内部交易链条浮出水面:永泰能源首先向供应商九兴能源采购煤炭,之后将煤炭卖给江苏中润,而江苏中润又将煤炭卖给九兴能源,形成了一个完整的闭环交易。

  江苏中润也是一家煤炭贸易商。工商资料显示,其成立于2010年12月,从成立之初至2014年5月份,注册资本一直是2000万元,2010-2011年没有任何的收入和利润,2012年收入、净利润分别为2064.98万元、-55.26万元,处于亏损状态。

  一家企业的净资产主要来自两部分:资本投入、利润积累。据此来看,江苏中润2012年末时的净资产基本与初始注册资本一致,在2000万元左右。但是其2013年却向永泰能源采购了9.41亿元的煤炭,采购额与自身资本实力严重不匹配。

  依据永泰能源财报,江苏中润2013年、2014年累计向永泰能源采购煤炭18.93亿元。按照江苏中润2012年销售收入2064.98万元计算,这些煤炭要92年才能卖完。

  江苏中润为何要在煤炭寒冬之际,逆市激进扩张?是否有支付能力?采购来的煤炭能否销售出去?

  在江苏中润注册所在地南京建邺区庐山路158号嘉业国际城3幢2708室,旗星公司发现门外悬挂的招牌并不是江苏中润,而是“南京小鲸鲨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此公司前台工作人员表示,“我们是2015年6月份才搬过来的。”而据此楼保洁工作人员说,“前两家公司都是搞金融的,没听说过江苏中润。”

  该楼物业人员也表示,“没有这家公司(江苏中润)。”

  2.3.3.3?供应商九兴能源:储煤场根本不存在

  财报显示,九兴能源是永泰能源2013年年末预付款第二大对象,金额3.4亿元,预付时间在2013年;2014年,九兴能源成为永泰能源第一大供应商,金额为12.98亿元,占比39.53%。

  九兴能源成立于2008年3月,是一家煤炭贸易公司。工商资料显示,九兴能源2008-2010年收入规模很小,基本没有利润;2011年收入达到2503.99万元,当年亏损177.23万元;2012年收入大幅增长至4.37亿元,但净利润仅97.39万元,按照当时6666万元的注册资本计算,净资产收益率仅为1.46%。

  既然煤炭行业生意这么不好做,那么理性的煤炭贸易商应该选择收缩战线,乃至转型,但九兴能源却选择了激进扩张,2014年仅凭永泰能源贡献的收入就至少达到12.98亿元。

  不过,如果结合九兴能源与永泰能源下游客户的关系来看,九兴能源的行为也就不难理解了。

  在九兴能源注册所在地沛县汉城中路西侧福泰隆商业中心,旗星公司向多家福泰隆商业中心商户确认,福泰隆商业中心只有一个“1号楼”,而“1号楼”内的4家住户均表示“不知道(九兴能源)”。

  福泰隆商业中心的隔壁为一家贴有“广泰企业”标示的企业。工商资料显示,从2013年5月至2014年2月,九兴能源的控股股东一直是广泰控股。

  旗星公司在这家标示为“广泰企业”的一楼大厅发现,保安前台签到簿显示公司名为“广泰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这里应该就是九兴能源原控股股东所在地。

  工商资料显示,九兴能源在徐州双楼港煤场有一块3500平方米的储煤场。

  但旗星公司在双楼港煤场调查时,煤场门卫表示,“双楼港都被三家洗煤厂租赁了,没有其他煤炭公司在里边租赁储煤场地,也没有听说过九兴能源这家公司。”他还说,这边根本没有沛县过来的煤。一位双楼港煤场内运输司机称,这里的煤基本都是从河南、山东过来的。

  另外,一位双楼港内部管理人员也对旗星公司表示,“沛县的煤不往这边过来,没有听说过‘九兴能源’和‘广泰控股集团有限公司’。”

  2.3.3.4?供应商江苏广盛:没听说过这家公司

  财报显示,永泰能源2013年预付给江苏广盛2亿元;2014年江苏广盛成为永泰能源第五大供应商,金额1.22亿元,占比3.71%。

  工商资料显示,江苏广盛注册地址为南京市鼓楼区水佐岗44号。

  旗星公司在该注册地调查发现,“水佐岗44号”是一独栋浅灰色五层板楼,楼下尽是小饭馆,小区内只有一个自行车棚,甚至没有机动车停车位,显得颇为老旧,很难想象一家年贸易额上亿元的公司在此办公。

  两位“水佐岗44号”老住户均对旗星公司表示,“没有听说过江苏广盛,这楼上都是住户,没有企业。”

  此街道办事处一位工作人员也表示,“没有(江苏广盛),水佐岗44号是居民区。”

  旗星公司百度查询“江苏广盛能源发展有限公司”,百度地图显示地址为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222号科技中心大楼6层6007、6009室。然而,而科技中心大楼6007、6009室外没有悬挂任何公司的招牌,两处的工作人员均称“这里不是(广盛能源)”。

  2.3.4?其他客户疑点重重

  2.3.4.1?2011年第三大客户?晋唐公司:收入涉嫌造假

  财报显示,山西晋唐煤焦物流有限公司(下称“晋唐公司”)是永泰能源2011年第三大客户,金额4.2亿元,占比20.37%;同时还是2013年上半年第五大客户,金额1.9亿元,占比4.34%。

  2012年,永泰能源还与晋唐公司发生过一笔股权转让交易。该笔交易披露了晋唐公司2011年度的财务数据,但与永泰能源2011年年报披露的财务数据无法匹配。

  2012年12月7日,永泰能源与晋唐公司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书》,将公司所持有的致富煤业49%股权以3.03亿元的价格转让给晋唐公司。

  公告显示,截至2011年12月31日,晋唐公司总资产为8042万元,净资产为449万元;2011年度实现营业收入7317万元,实现净利润-34万元。

  依据上述财务数据可以计算出,晋唐公司2011年年末的总资产额与当年收入之和为1.54亿元。根据资产负债表、利润表的勾稽关系,该数据至少要大于永泰能源2011年向晋唐公司销售形成的收入额。

  但是,根据永泰能源2011年财报,其2011年对晋唐公司的销售额高达4.2亿元,要比上面的数据(1.54亿元)高出2.74亿元,不符合财务勾稽关系。

  同时,旗星公司注意到,晋唐公司为永泰能源贡献的收入大多形成应收账款,连续几年均位列永泰能源应收账款前五大客户之列。

  依据财报,晋唐公司是永泰能源2011年应收账款第一大客户,金额3.15亿元,占比52.13%,1年以内;2012年中期应收款第一大客户,金额3.44亿元,占比26.57%,1年以内;2012年应收款第一大客户,金额6.28亿元,占比37.79%,1年以内;2013年中期应收款第三大客户,金额2.81亿元,占比13.02%,1年以内。

  2013年年末,晋唐公司从永泰能源应收账款前五大对象中消失。同时,此前从未在前五大供应商中出现过的晋唐公司,2013年成为永泰能源2013年第五大供应商,金额2.37亿元,占比2.63%;2014年成为四大供应商,金额1.22亿元,占比3.72%。

  据此推测,晋唐公司很有可能是拿永泰能源采购支付的款项,去结清自己因向永泰能源采购欠下的款项。至此,晋唐公司同时成为永泰能源的客户和供应商。

  全国企业信用系统显示,晋唐公司主营道路普通货物运输、煤炭零售经营。如果永泰能源向晋唐公司采购货物运输服务,那无可厚非。

  但如果永泰能源向晋唐公司采购的商品是煤炭,而在此之前晋唐公司又是永泰能源的客户,这就意味着,永泰能源既向晋唐公司买煤,又向晋唐公司卖煤。上市公司需要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旗星公司注意到,永泰能源与晋唐公司的高管之间也有交集。

  全国企业信用系统显示,晋唐公司成立于2007年11月23日,尹陈是公司法人代表兼董事长,曹昌增是公司董事兼总经理,曹昌增同时还是晋唐公司的自然人股东之一。

  公开资料显示,曹昌增与永泰能源早在2010年就有过交集。

  永泰能源2010年12月29日发布的《收购资产公告》显示,公司收购王伟、曹昌增所持有的灵石县昌隆煤化有限公司100%股权,股权转让价格为1718 万元。

  灵石县昌隆煤化有限公司经营状况并不好。收购公告显示,该公司2010年1-11月收入为0,净利润亏损1002.04万元,截至2010年11月30日账面资金仅剩下27.4万元。

  通过此次交易,曹昌增不仅可以摆脱亏损困境,还能从永泰能源处获得一笔真金白银。而正是在此次交易之后,晋唐公司一跃成为永泰能源2011年第三大客户。

  2.3.4.2?江苏鑫利来和旭日?公司:神秘消失的大客户

  2013年上半年,两家煤炭经销商突然成为永泰能源前五大客户。

  财报显示,江苏鑫利来商贸有限公司(下称“江苏鑫利来”)、灵石县旭日矿产品经销有限公司(下称“旭日公司”)分别是永泰能源2013上半年第二大、第三大客户,金额分别为8.23亿元、6.43亿元,占比分别为18.76%、14.67%,合计占比高达33.43%。此前,这两家企业从未在永泰能源前五大客户中出现过。

  永泰能源2013年年报显示,公司第五大客户贡献收入4.3亿元。因此,江苏鑫利来、旭日公司仅凭借当年上半年贡献的收入额,就可以进入永泰能源2013年前五大客户之列。

  但是,永泰能源2013年全年前五大客户中,根本没有江苏鑫利来、旭日公司这两家企业。财报显示,永泰能源2013年全年前五大客户分别为晋中晋煤煤炭销售有限公司、江苏中润、山西煤炭运销集团晋中灵石有限公司(下称“晋中灵石公司”)、山西煤炭运销集团长治沁源有限公司、江苏西电,金额分别是18.13亿元、9.41亿元、6.71亿元、4.74亿元、4.3亿元。

  旗星公司发现,江苏鑫利来、旭日公司这两家企业采购额与资本实力不匹配,经营场所难觅踪迹。

  2.3.4.2.1?江苏鑫利来:难觅踪迹

  全国企业信用系统显示,江苏鑫利来成立于2010年2月24日,注册资本仅有3000万元,但其2013年上半年却向永泰能源采购了8.23亿元的煤炭,采购额与其资本实力难以匹配。

  旗星公司注意到,永泰能源曾在2012年为江苏鑫利来提供过一笔资金。当年中报显示,永泰能源2012年2月预付给江苏鑫利来1.36亿元,后者成为上市公司2012年上半年末第四大预付款对象。

  江苏鑫利来是一家煤炭贸易公司,永泰能源预付的款项应该是用来采购煤炭的。这也就意味着,永泰能源既向江苏鑫利来买煤,又向江苏鑫利来卖煤。

  工商资料显示,鑫利来注册地址为高淳县固城镇人民南路89号。

  在固城镇人民南路两侧,旗星公司并没有找到“人民南路89号”门牌,而真实的“人民南路89号”则是经营地板的一家门店,该门店老板称“不知道(江苏鑫利来)”。

  旗星公司还走访了固城镇镇政府,一位分管镇企业的政府工作人员表示,“不知道(江苏鑫利来)。”

  全国企业信用系统显示,江苏鑫利来于已2015年11月27日注销。

  江苏鑫利来虽难觅踪迹,但旗星公司仍通过公开资料发现,其背后的自然人股东与永泰能源之间存在交集。

  全国企业信用系统显示,江苏鑫利来共有五位股东:马斌、江苏君泰投资有限公司、窦立峰、李玮、龚九彬,其中龚九彬还担任公司监事一职。

  永泰能源2014年6月30日披露的公告称,公司非公开发行的发行股份的数量不超过50.76亿股,其中,南京汇恒投资有限公司以现金10亿元认购5.08亿股,占永泰能源本次发行后总股本的5.89%。而窦立峰、龚九彬为南京汇恒投资有限公司的董事。

  2.3.4.2.2?旭日?公司:采购额与资本实力不匹配

  永泰能源2012年年报显示,旭日公司是永泰能源第三大应收款客户,账面余额为1.53亿元,全部为1年以内,剔除掉增值税因素后,这笔应收账款对应的销售额为1.31亿元。这也就意味着旭日公司2012年向永泰能源采购的煤炭额至少有1.31亿元,2013年上半年其又向永泰能源购进了6.43亿元的煤炭,合计高达7.74亿元。

  旗星公司通过全国企业信用系统,无法查到旭日公司的工商登记信息。公开资料中唯一有迹可循的是,旭日公司曾与永泰能源在2012年发生过一笔股权转让交易。

  永泰能源2012年12月8日发布的公告称,向旭日公司转让公司所持有的灵石县华瀛农业开发有限公司(下称“华瀛农业公司”)100%股权。

  转让公告显示,旭日公司注册资本仅有1000万元,截至2012年10月末净资产仅有973万元。但旭日公司2012年、2013年上半年却向永泰能源至少采购了7.74亿元的煤炭,采购额与其资本实力并不匹配。

  旭日公司作为一家煤炭贸易商,随着煤炭行业陷入寒冬,其日子并不好过。上述转让公告显示,旭日公司2012年1-10月净利润亏损27万元,但是其不仅没有收缩战线,反而激进扩张,能否把这些煤炭卖出去呢?

  前述分析显示,旭日公司2012年向永泰能源采购的煤炭至少有1.31亿元。而旭日公司2012年1-10月收入仅有2818万元,但截至2012年10月末总资产却有1.37亿元。这也就意味着,旭日公司向永泰能源采购来的巨额煤炭大部分并没有销售出去,反而是积压在自己手里,形成巨额存货。

  经过计算,旭日公司2012年1-10月单月平均收入额为281.8万元。假设旭日公司此后仍然保持281.8万元的单月销售额,粗略按照“采购额/单月销售额”计算,其2012年、2013年这两年从永泰能源处采购来的煤炭,至少要274.66个月,也就是22.89年才能够卖完。对于任何一家正常的煤炭经销商而言,销售周期都不可能有如此之长。

  旭日公司找到了新的大客户了吗?

  一般而言,煤炭经销商下游销售的对象主要是钢厂、电厂,但永泰能源却成为旭日公司2013年的大客户。永泰能源年报数据显示,旭日公司是永泰能源2013年第二大供应商,金额6.74亿元,占比7.49%,这与永泰能源2013年上半年向旭日公司采购的金额(6.43亿元)基本一致。至此,2013年旭日公司同时成为永泰能源的客户和供应商。

  上述转让公告显示,旭日公司成立于2012年2月22日,法定代表人裴瑞霞,裴瑞霞出资900万元,持有其90%的股权;裴小龙出资100万元,持有其10%的股权,注册地址为晋中市灵石县翠峰镇物资大厦。

  2.3.4.3?2013年第三大客户晋中灵石公司:全额赊销

  晋中灵石公司是永泰能源2013年第三大客户,金额6.7亿元,占比6.81%;2014年第二大客户,金额10.55亿元,占比13.33%。

  全国企业信用系统显示,晋中灵石公司成立于2009年7月30日,注册资本2000万元,是山西煤炭运销集团有限公司旗下的全资子公司,其最终实际控制人为山西省国资委。

  晋中灵石公司作为一家国有企业,资质方面应该不会存在什么问题,但是永泰能源对晋中灵石公司的销售政策非常激进,远超同行水平。

  财报显示,晋中灵石公司为永泰能源2013年年末应收账款第一大客户,账面余额7.8亿元,全是1年以内。剔除掉增值税因素,这笔应收账款对应的收入额为6.67亿元。

  永泰能源2013年销售给晋中灵石公司的总金额为6.7亿元,这也就意味着永泰能源对晋中灵石公司的销售基本上全部都是采用赊销形式,根本没有现金流入。

  依据申万二级行业划分,煤炭开采上市公司共有39家,根据Wind资讯,这些上市公司2013年应收账款周转天数平均值为34.58天,其中销售回款天数最长的是平庄能源(000780.SZ),但是也仅有91.19天,远远没有达到1年的时间。

  相比2013年、2014年晋中灵石公司为永泰能源贡献的收入,大幅增加至10.55亿元,成为永泰能源第二大客户。不过值得注意的是,两者之间的交易大部分发生在2014年上半年,金额高达9.61亿元。这也就意味着,2014年下半年年永泰能源对晋中灵石公司的销售额仅有区区0.94亿元,相比上半年大幅缩水。

  2.3.4.4?吉林苏润和苏州乾能:资质欠佳

  吉林省苏润工贸有限公司(下称“吉林苏润”)、苏州市乾能贸易有限公司(下称“苏州乾能”)均是永泰能源的大客户,但这两家企业均资质欠佳,难寻踪迹。

  财报显示,吉林苏润是永泰能源2011上半年应收账款第三大客户,账面余额1.06亿元,全部为1年以内。此外,吉林苏润还是永泰能源2011年第五大客户,金额6380.08万元,占比3.09%。

  旗星公司通过全国企业信用系统,无法查到这家企业,之后通过百度搜索,也找不到这家企业的任何相关信息。

  苏州乾能也存在类似情况。

  财报显示,苏州乾能是永泰能源2013年中报应收款第五大客户,账面余额1.7亿元,全部为1年以内;2012年年报预付款第四大对象,账面金额9100.47万元,预付时间为2012年4月。

  全国企业信用系统显示,苏州乾能2014年12月25日已经注销。通过百度搜索这家企业,也无法获得任何有价值的信息。

  好了以上就是小编为各位整理的一篇关于永泰能源被降级 “垃圾级”公司成A股减持王 的全部介绍了,希望这一篇文章对各位有帮助。
(作者:佚名 编辑:admin)
相关新闻

我有话说

新文章

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