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海一场最残酷的权力游戏 :中建插手导演的人事风波

时间:2017年12月02日 信息来源:天涯 点击:收藏此文 【字体:

  新年第一拆,让我们再次聚焦中海人事风波。

  很多人问拆姐,为啥对中海这么关心。说实话,地产行业中,值得一拆的企业就那么几家。可以跟万科股权大战相提并论的,恐怕只有:中海的人事纷争与权力交替。

  你会发现,这已经超出了中海自身的范畴。其波及的范围之广,无论是内部还是外部,都远超想象。可以说,大半个地产圈都有震感。

  比如,龙湖、碧桂园就受到了直接的波及。

  中海董事长郝建民的意外出局,造成管理层空虚。就像蝴蝶突然扇动了一下翅膀,山雨欲来。骨牌效应开始显现。

  当年被吴亚军挖角、从中海空降龙湖的颜建国,居然被召开中海,上演了一出重耳流亡、王者归来的戏码。脑洞大开,不得不服。而颜建国的归去,牵一发而动全身,龙湖又不得不用一番人事轮替来消除影响。

  还比如,昨晚,碧桂园发布公告称,其执行董事、首席财务官吴建斌提出离职,至于理由,公告称是为了专注“摄影和写作”。你能理解这种任性与牵强吗?就因为一点个人兴趣,让碧桂园著名的“三斌组合”分崩离析?

  这个理由说服不了拆姐。对碧桂园而言,这更是痛失臂膀。就算吴建斌想走,杨国强愿意放吗?只可能有一种解释:这并不是真正的理由,只是一个掩饰的借口。


  吴建斌

  前不久那篇消失的中海文章中,拆姐提到过一句吴建斌。

  以郝建民为代表的中海原高管被洗牌的原因,直指管理层多年前开设的小金库问题。小金库其实是个泛指,据拆姐打探,这些问题可能包括违规发放奖金、违规提供内部福利住房等。

  那篇文章中,拆姐分析了中海那个不在上市公司序列的“后花园”:中海投资集团,并指出了城乡统筹项目背后神秘的基金合伙人、有争议的并购案以及中海高管与西南某市的关系。

  对于中海投资集团背后的那些事儿,吴建斌绝对是知情者,甚至是深度参与者。当年,作为财务负责人的吴建斌,曾担任中海投资集团董事长。

  拆姐提到过,让中海管理层翻船的是一项旧案,所以不排除吴建斌也会有所牵扯。这次他突然意外地从碧桂园离职,更加耐人寻味。请原谅我的想入非非。

  说完了外部影响,再来说说内部。

  此次中海权力交替的背后,是中海内部矛盾的一次集中爆发。由母公司中建公司主导,加上中海内部本来就存在的若干派系,这次是彻底撕破了脸。其结局,是异常残酷的,甚至可以用惨烈来形容。

  有多惨烈?这么说吧,中海地产十余年来的三任一把手,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冲击。

  从上至下,中海地产三任董事长,孙文杰、孔庆平、郝建民:


  据拆姐的线人爆料,小金库远不止媒体所曝出的亿元规模,甚至数倍还多。时间甚至可以回溯到2008年。那时,孙文杰尚在任上,孔庆平、郝建民都是中海重臣。此后,随着权力的交接过度,小金库却一以贯之。

  对于管理层的违规问题,郝建民和已提前退休的孔庆平,是负有直接领导责任的。这次被一并清算。即便没有刑事方面的责任,恐怕也难逃“双开”的结局。

  其他牵涉的高管如林晓峰、阚洪波等人,因为各自受到不同程度的保护,未被深究,但在内部已难堪重用。

  而对于整个中海地产的奠基者、已退休多年的前董事长孙文杰,其受到牵连,却是拆姐始料不及的。拆姐的线人用“晚节不保”来形容。即便没有更多追究,等待他的,也可能有内部纪律的处分。对于70岁的孙文杰而言,这个打击,可谓不小。

  从内到外,拆姐都嗅到一股满满的血腥味。

  拆姐还听说一个很有意思的细节:郝建民出局后,中建公司想在中海安排一个过渡人物,他们找到了已经59岁、马上就要退休的肖肖。结果肖肖死活不愿意,怕自己晚节不保。中建专门找肖肖谈了很久,他才同意。如无意外,肖肖的角色,将在不久后由颜建国接手。

  如果拆姐线人提供的信息准确无误,这无疑将是近年来地产界最触目惊心的一个窝案。中海由孙文杰、孔庆平、郝建民一脉相承、自主建立的管理队伍和体系,这次被彻底否定。随之而来的,将是一个崭新又陌生的中海。


  曾经的中海高层团队

  你只听到杀伐声,但请不要忽略背后的刀斧手。这一轮中海高层人事大洗牌,最重要的推手来自中建。

  多年来,中建作为中海的母公司,对中海却没有太多的约束力。中海有着自主而成熟的管理体系。并且,得益于对成本的把控力,中海的利润水平在行业中领先,每年向中建上缴的利润十分可观。这为中海管理层争得不少分数,让中建长时间甘于放手。

  但在体制内,母公司这样的纵容往往是暂时的。当孙文杰、孔庆平等一帮实权人物离开后,郝建民的身份开始尴尬。他甚至都没有在母公司中建担任什么兼职。而在个性上,郝建民强势而富有手腕。其在中海内部推行的大部制,通过集权巩固高层控制力,可见一斑。

  中建试图进一步整合中海,但遭遇阻力。中建地产与中海地产合并,本是一个契机。但中建系的高管在中海内部无法掌握核心决策权,最终随着陈谊的出走,“忠义二责已了”。这是矛盾的第一次爆发。

  但中建并不甘心。其目标只有一个,就是把中海完完全全地收编,尤其是夺取人事主导权。但拆姐万万没有想到,中建的决心如此之大,甚至不惜动摇中海十余年来形成的管理根基。

  这其中,中海内部的矛盾被利用和放大了。除了与中建系高管的矛盾之外,中海本身的管理层队伍也有分化。众所周知,中海的管理层是出了名的学院派。

  学院派产生校友圈,校友圈的亲疏产生的不同派系,这在中海内部十分突出,而每年招聘的倾斜又会助长派系的壮大。目前中海内部就有两大校友派系:重庆大学派系、哈工大派系。

  肖肖、颜建国、郭勇、郑学选、庄勇等,是重庆大学派系。而以孔庆平、郝建民为代表的,则是哈工大派系,这个派系还有董大平、齐大鹏、张贵清等一帮高层。两个派系形成松散但难以忽视的纵横联盟。

  过去,无疑是哈工大派系占主导,而如今,这种主导权已经悄悄发生了平移。

  颜建国就像流亡在外的太子,如今重新回来执掌王权,虽然有母公司中建撑腰,但面临的挑战也不小。首先便是如何立威和服人的问题。


  颜建国

  举个十分敏感的例子,比如员工薪水问题。

  时值年末,人心浮动。拆姐前不久爆料说,万科已悄悄完成了一轮提薪。加薪幅度之大令人震惊。全集团员工普遍都有30%的增幅,部分岗位(有的营销岗)薪水甚至翻倍了。在万科多事之秋,王石郁亮此举,相当稳人心。

  万科人在偷偷笑,中海人却在偷偷哭。原因是,中海人曾经眼睁睁盼着的加薪,因为人事的动荡被搁置了。

  中海虽然利润水平突出,但是薪资水平在行业内并不具备竞争力。虽然一直都有加薪的讨论。但是现在,在小金库阴云的笼罩下,加薪问题变得异常敏感起来。

  据拆姐了解,中海今年九月份已经开始策划涨薪的事情,已经被郝建民拿到会上讨论了。结果还没有宣布,郝建民就下课出局。目前,涨薪一事已经被搁置。是不是继续执行前任的决策,颜建国角色尴尬。

  这可能是颜建国需要处理好的第一件事了。但棘手的远不止如此。如无意外,当年郝建民一手建立的大部制,将彻底改变。而关键岗位的人事,也将迎来一轮调整。这些,对于中海而言,都是伤筋动骨的大手术。

  跟万科事件一样,中海事件的意义也已经超出了企业本身。其实两者也很类似,都是股东与管理层如何相处的问题。只不过,中海拥有着绝对而强势的母公司:中建。而且,在国资体系下,管理层所受到的约束,比万科更为突出。

  今年,中海的整体销售规模已超2000亿港元。在规模和利润上,很少有企业能这样兼而顾之。当然,这源于中海作为央企本身的资源禀赋,但说实话,也离不开其管理团队的自我要求。

  这轮风波之后,我们将看到中海的蜕而新生,还是迎来一个逐渐逝去的中海?拆姐拆不透,只有拭目以待了。

(作者:佚名 编辑:admin)
相关新闻

我有话说

新文章

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