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邑县无名玻璃厂彻夜生产污染大气 鹏飞玻璃有限公司急于撇清什么-中原新闻网

鹿邑县无名玻璃厂彻夜生产污染大气 鹏飞玻璃有限公司急于撇清什么

时间:2018年06月13日 信息来源:河南文化传播网 点击:收藏此文 【字体:
  河南文化传播网6月13日评论消息(特邀评论员牛光明):日前,一篇标题为《鹿邑县无名玻璃厂燃煤粉尘彻夜生产环保局监管缺失》的文章走红网络,引发各方关注。在监管部门尚未公布调查结果之际,另一篇标题为《鹿邑县无名玻璃厂并非鹿邑县鹏飞玻璃有限公司》的声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快速占据网络舆情热点,分散网络焦点。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鹿邑县鹏飞玻璃有限公司法人王鹏飞。


  鹿邑县鹏飞玻璃有限公司不发声明,倒没人注意无名玻璃厂与鹏飞公司的关联,而这一发,倒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味了。《无名玻璃厂燃煤粉尘彻夜生产环保局监管缺失》文章是6月9日出现于网络,而该声明则发布于6月11日,包括节假日在内总共间隔两天,其反应之快匪夷所思,不能不让人联想到其中的猫腻。

  鹿邑县鹏飞玻璃有限公司的声明,当然不是为了蹭热度,该公司不至于为了广告效应而硬往自己头上扣一大屎盆子,还有引发监管部门调查的风险。而该声明,严格来讲更象一道避灾符,在后台高人的指点下,在幕后保护伞的统筹安排下,鹏飞玻璃公司贴上这道符,所有的监管部门都会退避三舍,给其三分面子。不能不说,这主意实在是高。

  只是,可苦了当地百姓和国家,饱受污染之苦后,连作恶者是谁都没搞清楚,又谈何处罚与治理?真如文章所言,鹿邑县真成了法外之地?

  窃以为,我们要相信党和政府,应以监管部门的调查结果为准,届时清者自清,浊者自浊。而鹿邑县鹏飞玻璃有限公司的声明,既代替不了法律,还会干扰司法调查,无疑搬起石头碟了自己的脚。

  本文为版权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否则将依法追责

  后附6月9日报道:《鹿邑县无名玻璃厂燃煤粉尘彻夜生产环保局监管缺失》



 

  近日媒体不断接到群众举报周口鹿邑县寇庄村,一个无名玻璃瓶生产加工厂,昼夜生产大量浓烟滚滚从烟囱冒出,释放出刺鼻的气体,周围百姓深受其扰。

  媒体应群众举报,在当地知情人的带领下来到了寇庄村无名玻璃厂。只见烟囱处浓烟滚滚,突突的冲向天空。一进厂院一股浓烈的刺鼻气味直冲而来,工人说这是储水池。顶着刺鼻气味来到生产车间,工人正在往推车上装白色粉末状的东西,一铲下去粉尘弥漫于空气当中,全程生产工人没有任何的防护装备。出了生产车间,后院堆了大量的煤。国家为了保护生态环境三令五申禁止燃煤,寇庄村无名玻璃瓶厂不悬挂厂名就是为了公然挑衅国家法律法规吗?

 

  据专家了解玻璃瓶在烧制过程中,从原料熔化、成形、加工到各辅助工序都会产生对大气、水、土壤污染以及环境噪音的污染。生产过程中,车间粉尘浓度超过国家容许标准,炉前环境大气中HF超过卫生标准。白天噪音也超过了卫生部容许车间噪音的数值。最主要的是熔化炉所用的耐火材料受到高温玻璃溶液的剧烈侵蚀后产生有害气体严重影响到工人的健康。基础玻璃成分无毒,但可溶出有毒物质,当用这类玻璃容器盛装食品时,溶出的铅、砷等有害元素将随食品进入人体。环境中的废玻璃溶出的有害元素,则会污染水源和土壤,使食物链受污染。 尤其色彩斑烂的玻璃制品,含有害的甚至剧毒的元素,如铅、铬、镉、镍、铜、锰等重金属,以及砷、氟、氯、硫等非金属。在工业生产过程中,这些元素会释放、气化,污染大气、水源,以致对人类造成伤害。

 

  随着城镇基础设施逐步完善,“电代煤”“气代煤”,保障和提升城乡居民生活质量。鹿邑县无名玻璃瓶厂方,在利益的驱使下,不顾他人生命健康大肆有规模的生产瓶子,公然使用国家明令禁止的煤作为燃料加工生产。

  针对鹿邑无名玻璃厂的污染,本网将继续跟踪报道。

  后附6月11日〈鹿邑县无名玻璃厂并非鹿邑县鹏飞玻璃有限公司(公告)〉

    由于文章缺乏最基本的逻辑错误和基本知识,典型的水军洗地文章。比如文章开头第一句“鹿邑县鹏飞玻璃有限公司位于被中华全国伏羲文化研究会誉为“中华文化发祥的重地”的周口鹿邑县宋河镇工业区,公司证件齐全合法经营环境优美。”实在贻笑大方,在此替作者更正如下:鹿邑是老子故里,是老子文化发祥地。而淮阳才是伏羲文化发祥地。最后,抛开前面错误百出的洗地内容,找出最后同的洗地焦点如下:

“近期,我公司被鹿邑县无名玻璃厂恶意冒名顶替,严重损害我公司名誉和利益,望广大客户认清事实,避免上当受骗。”

 

(作者:牛光明 编辑:admin)
相关新闻

我有话说

新文章

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