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人类源自非洲吗?“许昌人”与炎黄子孙是否存在直接联系?

时间:2018年02月28日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收藏此文 【字体:
  另据媒体报道: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吴秀杰研究组与美国华盛顿大学Erik Trinkaus等合作的研究显示,许昌人颅骨既具有东亚古人类低矮的脑穹隆、扁平的颅中矢状面、最大颅宽的位置靠下的古老特征,同时又兼具欧亚大陆西部尼安德特人一样的枕骨(枕圆枕上凹/项部形态)和内耳迷路(半规管)形态,呈现出演化上的区域连续性和区域间种群交流的动态变化。此外,许昌人超大的脑量(1800 cc)和纤细化的脑颅结构,又体现出中更新世人类生物学特征演化的一般趋势。目前还无法将其归入任何已知的古人类成员之中,许昌人可能代表一种新型的古老型人类。

  河南日报客户端记者 尹江勇

  “在河南灵井许昌人遗址发现的头骨化石,填补了古老型人类向早期现代人过渡阶段东亚地区古人类演化上的空白,是中国学者在古人类学研究领域取得的一项重大突破。中国人正在改写人类起源的历史。”在2017年度中国科学十大进展专家解读会上,北京大学吴小红教授如是评价。

  2月27日下午,科技部发布“2017年度中国科学十大进展”,我省学者李占扬团队“许昌人”研究成果榜上有名。这是我省学者主持的科研项目首次获此殊荣,也是我省科技领域近年来大力推进开放式创新的标志性成果之一。

  “近年来,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科技创新,不断加快开放式创新步伐,通过科技手段提升考古等专业领域水平。本次我省科研项目入选中国科学十大进展,正是我省以开放创新促进专业领域突破发展的一个缩影。”省政协副主席、省科技厅厅长张震宇介绍说,截至目前,我省已建设包括“河南省东亚现代人起源国际联合实验室”在内的164家省级国际联合实验室。2017年,李占扬带领中国第一支现代人起源考古队赴肯尼亚考古发掘,标志着中国考古学者已正式走向世界。


  据了解,2005年,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研究室主任李占扬教授主持发掘河南灵井许昌人遗址,东亚现代人起源研究项目启动。2007年发现的“许昌人1号头骨”,被评为2007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2014年发现“许昌人2号头骨”后,“许昌人”头骨化石研究启动,以河南文物考古研究院、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北京大学城市与环境学院等单位为主开展联合攻关,李占扬是项目负责人。2017年3月3日,李占扬为第一作者的论文《中国许昌出土晚更新世人类头骨研究》发表于《科学》杂志上,引起了国内外学术界和媒体的极大关注。“许昌人”的发现,为中国古人类演化的地区连续性以及与欧洲古人类之间的交流提供了一定程度的支持。

  新闻1+1

  “在人类演化研究中发出中国声音”

  ——访“许昌人”研究项目主持人、著名考古学家李占扬

  人物简介:李占扬,1961年生,太康县人,古人类学家,古生物学家,旧石器考古学家,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研究室主任、研究员、国家文物局考古领队。

  他主持的西峡盆地恐龙蛋化石发掘与研究,曾入选“1993年世界十大科技新闻”;他主持发掘的“许昌人”头骨化石,入选“2007年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2月27日,他和团队对于“许昌人”的研究成果,入选“2017年度中国科学十大进展”。

  中国古人类源自非洲吗?

  2007年,“许昌人1号头骨”在李占扬主持发掘的河南灵井许昌人遗址被首次发现,从此这项研究就受到了学术界和公众的广泛关注。有学者称,这一发现挑战了学术界流行的“中国现代人源自非洲”的说法。


  去年,李占扬为第一作者的“许昌人”研究论文发表在《科学》杂志上,展示了“许昌人”是中国古人类跟尼安德特人交流并向现代人过渡的证据,为中国境内古人类连续演化的证据链又增添了非常关键的一环。

  “‘许昌人’的出现,告诉我们东亚的人类进化可能比之前人们所想象的要复杂得多,甚至可能存在与其他地区不同的演化模式。”李占扬向记者解释,“许昌人”头骨化石同以往发现的其他人类化石既有相同又有不同,已经构成了一个新的人种的要素。“所以我们说,‘许昌人’是中国古人类连续进化的,不是外来的,并有同欧洲人种交流的证据,这就支持了现代人多地起源说,而排斥了非洲单一起源说。”

  “许昌人”与“炎黄子孙”有关系吗?

  众所周知,黄河流域是中华文明的源头,“许昌人”的发现也因而引起了很多人的联想:“许昌人”与“炎黄子孙”概念之间是否存在着直接联系?

  “虽然这个想法很吸引人们的兴趣,但是目前并没有证据支持这二者之间存在关联。”李占扬解释,“炎黄”部落生活在距今约6000年至5500年之间,而“许昌人”生活在10.5万年至12.5万年之间,二者相距时间太远。

  “而且,‘许昌人’之后这一地区又进入了一个文化上的空白期,到距今1.35万年,才有新的人群到来,这就是灵井许昌人遗址第5层的细石器文化。”李占扬说,细石器文化是外来的,不排除从非洲经欧洲、西伯利亚,再从华北北部传过来。“大约距今一万年左右,随着全球气候转暖,这些使用细石器的猎人消失了。所以‘许昌人’和后来的人群例如传说中的‘炎黄’部落连不上。我们还不能说‘许昌人’就是我们今天华北现代人的直接祖先,但有过渡迹象,我们在考古中也致力于寻找‘许昌人’与今天华北地区现代人之间的链条。”

  “许昌人”研究还会带来怎样的惊喜?

  对于“许昌人”的研究已经产出了众多突破性成果,后续是否还会有更重要的发现?

  “许昌人化石的研究结果发表,只是完成多项前沿课题的一小部分。”李占扬介绍说,“河南省东亚现代人起源国际联合实验室”已在省科技厅支持下设立,李占扬作为实验室负责人,本着“开门研究、合作共赢”的思路,已经组织了若干个国际团队进行联合攻关。

  为了验证和解决许昌人遗址发掘中的一些疑惑,2017年,李占扬带领中国第一支现代人起源考古队赴肯尼亚考古发掘,正式加入了在非洲探索人类起源的“国际考古俱乐部”。

  “中国学者走出国门开展考古工作,是整个国家经济和文化发展的必然产物。”李占扬表示,这种以中国考古学者为主体,以长期课题为导向的出国考古工作,正逐渐成为中国考古的“新常态”。

  “人类演化研究虽然不能解决国计民生的重大问题,但能在世界上发出中国自己的声音,提高国民的文化自信。现在,外国同行说中国正在改变人类演化的历史,这是对我们工作的充分肯定。”李占扬告诉记者,如果把“中国改写人类的演化历史”假设为一本书的题目,“许昌人”现在的成果仅仅是其中的一个章节或片段。

专题推荐:河南新安:国土局干部打击非法盗采数亿铝矿 商丘市人大薛建峰 开封尉氏县长韩治群 林立 王恩子 关于举报太康住建局郭文娟顶风违纪索贿受贿犯罪事实的不实公告

(作者:佚名 编辑:admin)
相关新闻

我有话说

新文章

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