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德亿时代城的那些事儿:黑白德亿 上百业主的魇梦

时间:2017年12月25日 信息来源:中国法制网 点击:收藏此文 【字体:



  (郑州德亿小区大门。大门口两侧的红墙,一度被写成各式标语的维权墙。)


  这是一个奇葩的楼盘——郑州德亿时代城。

  这里交通便利,周边生活配套设施齐全,但与相邻红火的小区相比,这个有数百套房屋的小区冷冷清清,虽然位居黄金地段,但其二手房价格却比周边楼盘低了许多,尽管如此,却依然少有人接手。十余年来,在开发商出走外地、局面混乱的情况下,该楼盘的的多套房产和业主的共有资产,成为某些人觊觎的“肥肉”,由此涉及到的利益输送、欺骗敲诈等内幕,至今未能真相大白。而业主们则成了各方博弈的牺牲品,成为砧板上的肉,任人宰割,上百业主的魇梦延续至今。

  引狼入室

  郑州德亿时代城的物业管理由郑州美林湾物业管理有限公司负责,该公司于2008年9月成立,当时的的法定代表人是崔某生。由于德亿时代城是一个“烂尾”楼盘,因此,物业公司成立后,筹措资金进行基础配套设施建设,为此做了大量工作。

  如果没有意外,随着配套设施的逐步完善,已经入住的业主们无疑会得到正常的服务和应该享有的业主权利。

  但是,有人“盯上”了这里。自此,该物业公司被忽悠得“引狼入室”,黑恶势力一系列的欺骗和强行逼迫,最终抢夺走了物业公司的控制权。

  时任德亿时代城业主委员会主任的宋爱明说:“我和家人自2008年至今在德亿时代城经商买卖房产,后经业主大会选举担任业主委员会主任,并成立郑州美林湾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为小区服务。2010年8月至9月间,由社会闲散人员杨某君、刘某华组成的黑势力,打走物业服务人员,强行霸占小区房产。在我一筹莫展时,郑州市公安局四处的民警贺嘉军找到我,说可以摆平此事,但要找高级领导批示,需要花钱,要找中央政治局常委和公安部批示得花大价钱,要求我支付费用。由于我当时走投无路,被迫答应。贺嘉军等人先后以跑关系费用、抓人费用、批捕费用以及上级领导协调费用等名义,从我处陆续拿走185万元,我有录音、银行取款条以及银行汇款凭证为证”。

  急于想把物业搞好的宋爱明,被一步步牵引着进入了黑恶势力设好的“局”。

  杨某君、刘某华等人被警方抓获后很快被取保候审。贺嘉军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宋爱明并威胁说杨、刘等人随时会再来霸占小区,要想安全,必须让他们这些警察加入。

  宋爱明担心那些人出来后继续找事,无奈之下,只好同意贺嘉军入股。随后,贺嘉军以其女朋友赵东生的名义入股200万元。为彻底控制物业公司,贺嘉军又说后台还不够“硬”,必须让郑州市公安局原副局长张某某的儿子张传盛(郑州市公安局保安公司民警)以其老婆陈小的名义入股200万元。

  如此一番倒腾,原本由宋爱明等人掌控的美林湾物业公司,除宋爱民之弟宋顺利出任股东外,又被迫加入了赵东生、陈小,变成了三个股东,且贺嘉军要求各占三分之一的股份,至此,贺嘉军一方占股三分之二,彻底控制了美林湾物业公司。

  但这仍填不饱贺嘉军等人的“胃口”,贺又找借口,将物业公司法定代表人宋顺利撤掉,换为其指定的人选吕卫东,后来又更换为赵兵。之后,贺嘉军、张传盛招集社会闲散人员十几个人作为物业公司管理人员,这些人在贺、张的幕后指挥下,成为掠夺业主共有资产和敲诈业主的打手。

  2011年8月11日,在贺嘉军一手指挥下,张传盛亲自动手,殴打保护物业公司原财务人员,强行抢走公司财务室保险柜,及财务室存档所有文件;2011年8月13日,将在德亿时代城办公的河南威远保安公司的汽车、复印机、电脑等财产抢走,威远保安公司法人代表宋爱明的车(车牌号豫A001BZ)被偷走。


  (2011年12月7日,刚刚入驻德亿时代城不久,这伙人打起了偷盗的主意。图为郑州市公安局丰产路派出所对张传喜、李召杰、赵兵予以拘留的通知。从拘留所出来后,这个名叫赵兵的人受张传盛指派,又当上了物业公司的经理。)


  (物业公司骨干员工光天化日之下偷盗业主轿车,这在河南省还是第一例。案发后,吕卫东潜逃被郑州市公安局网上追逃。)

  万般无奈之下,宋爱明向上级机关举报贺嘉军。郑州市公安局调查得知,贺嘉军并未出资,上演了一场空手套白狼的戏,霸占了郑州市美林湾物业公司。不久,贺嘉军被郑州市公安局开除公职,被法院以敲诈罪判刑12年。

  隐患自此埋下,贺嘉军、张传盛的那些小兄弟们依然盘据在德亿时代城,就此上演了一幕幕

  因为参与偷车,吕卫东、赵兵也分别被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但在张传胜的“运作”下,很快被放出。

  那么,这些人会为全体业主服好务吗?

  他们,在没有告知债权人农行的情况下,擅自对农行资产进行装修并入住。

  他们,在控制德亿时代城的物业管理权后,居住在这里的业主们再无宁日……

  讨账噩梦

  遭遇黑社会物业是德亿时代城业主们最大的有噩梦,估计这里面的酸楚张建都体会得最清楚。

  张建都,德亿时代城2单元11楼西户复式楼层的业主。提起在德亿时代城的入驻经过,张建都可谓是浸透了人生所有的无奈和心酸。

  张建都老家是豫南农村人,由于吃苦耐劳,在郑州打工的张建都在2004年时,已组建了一支工程劳务队,专门从事建筑行业的二次结构和木工活。2005年,张建都经人介绍承包了德亿房地产公司开发的明鸿新城部分工程。工程完工验收后,张建都通过法院诉讼判决,以接收德亿时代城房产的方式与德亿房地产开发公司结算了工程款。

  然而,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德亿时代城美林湾物业公司的后台老总张传盛藐了一眼张建都说,判决书都是假的,拿一张白纸就想来我这要房?!在张传盛的指使下,美林湾物业的法人代表赵兵带人拆掉了张建都执行回来的复式楼,自己对外出租。

  欲哭无泪的张建都向郑州市德亿时代城工作组举报自己的遭遇,政府工作组居然要张建都自己找赵兵协调。

  张建都向郑州市市长热线反映,市长热线一听张建都的遭遇感觉张建都说的有理啊,光天化日之下,谁敢霸占别人的房子呢?过了两天,市长热线再也没有后音了,原来美林湾物业向市长热线汇报说,小区的供电不够用,达不到入住条件,无法入住。就这样,市长热线再也不管了。

  美林湾物业的法人代表赵兵找到张建都说,你就是告到天王老子那我也不怕,德亿时代城是我的天下,316平米的房子,你卖给我,我给你180万,否则你永远别想住进这个房子。

  “我这是替别人还了账抵过来的农民工工资款,现在的房子都两万元一平,你凭啥要我6000元一平卖给你?”

  “凭啥?就凭老子看中了这房子。”

  这还是党领导的天下吗?张建都多次扪心自问。可是他又知道自己一介农民工,惹不起还躲不起吗?于是,张建都决定把这套房卖了。在中介公司的帮助下,张建都以220万的低价将房屋卖给了郑州市民孙磊。孙磊也听说了这套房屋被物业公司的人看上,但他不相信拿着房产证入不了自己的房子。2012年7月,孙磊拿着房产证来到小区,想查看自己的房子。为了保险起见,孙磊还特意邀请河南电视台法制频道的记者一同前往。没有想到,张传胜的老婆陈晓指使物业公司的人连记者一并收拾了。

  在郑州市公安局丰产路分局,张传盛不屑一顾地说,“我爹当年是郑州市公安局的副局长,打个记者算球。”

  从此,花钱买房的孙磊再也没有走进自己的房子,直到今天。

  敲诈业主

  老家河南的王玲玲在外省工作,2005年她全款从德亿时代城购买7号楼一套房,准备给儿子做婚房用。购买之后,王玲玲很少来过小区看房。

  2014年,当王玲玲一家来给孩子装修新房时,却发现她家的防盗门已经被物业给换掉了。物业公司经理赵兵说,“想住房可以,再交20万元,现在房价涨价了,谁让你们当初买的太便宜?”

  王玲玲大为气愤,可又杠不过人家,全家人就商量着把房子卖了。中介公司介绍一个女主顾前往看房,赵兵把住小区的大门说,“别买了,买了也住不成,不交够20万的保护费,连小区的大门也进不了!”

  如今王玲玲的孩子结婚了,只得在外面租房。这当初给孩子买的婚房也一直闲在那里。

  王玲玲私下打听了一下,像她这样被物业公司敲诈的业主大概有二百余户,他们被敲诈的理由都是“用电使用费”。只要业主向政府机关举报,美林湾物业公司总是汇报:“小区用电负荷不够,变压器改造需要几百万元。”

  一些业主质问:交了20万元才可以用电,难道小区负荷就够了?

  六年了,没有任何部门回答业主的质问。

  疯狂物业

  郑州一家茶馆,张晓青一边拿出26家业主的集体签名,一边向记者展示与美林湾抗争到底的决心。

  “他们偷盗我的电表电缆,这个事郑州市公安局的一名副局长签字放人,到现在5年了没有给我一个说法,我就是要告郑州市公安局领导。这个人我不说是谁,我已经有确切证据,我要向公安部纪委举报他。”

  张晓青指着按着红手印的委托书说,现在几十家业主推选他作为维权代表,要和美林湾物业公司抗争到底。记者查了查,上面才26家。张晓青解释说:有些业主正在小区居住,他们害怕物业报复,不敢按手印,但是他们都私下明确表示,推选我作为维权代表。

  “我就是要看看张传盛有多大后台,到底有多少警察为他撑腰?现在是丰产路公安分局违法办案,我有证据,我就是要举报他们,我是一个为维权敢于牺牲生命的人。如果有一天我遭遇不测,那就是张传盛他们干的。”

  张晓青自嘲,自从张传盛他们控制美林湾物业后,业主们的美好生活就结束了。

  张晓青早年自己在一家信息公司当司机,后来自己开公司。2009年,在房子还没有大幅度上涨的时候,张晓青通过房屋中介,在德亿时代城买了两套临街商铺对外出租,一套300多平,一套148平米。

  紧临林科路的商铺生意还不错,每个月张晓青都有几万元的进账。然而,好景不长,在张传盛等人控制美林湾物业后,张晓青的噩梦就来了。

  2011年夏天的一天,刚刚担任美林湾物业法人代表的赵兵找上门来,他对张晓青说,这临街两套房子是美林湾物业公司的,必须交纳20万元费用才能入住。否则,就必须按原价将房子退回给他赵兵。

  “我的房子,我有房本,他们物业公司老总居然说是他的?这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张晓青气不打一处来。

  “这是用电使用费,你不交试试。”临走,赵兵恶狠狠地撂下了一句话。

  这天晚上,饭店正在营业,突然停电了,张晓青看到别的用商铺户都有电,唯独他商铺的电被物业掐断了。

  如此反复几次后,张晓青实在没有办法,经过讨价还价,美林湾物业要求张晓青每月交纳5000元用电使用费。

  “这是我的用电收据,每个月5000元,三年了,他们一共收取我18万元的用电使用费,你看看,这是他们出具的条子”张晓青咬着牙说,“这是明显的敲诈,电费只能电力公司收,物业公司只能收取物业管理费,这所谓的用电服务费是我碰到了一个有组织的黑社会团伙”。


  (这是2007年张晓青在德亿时代城正常用电的发票,自从郑州市公安局民警贺嘉军、张传盛一伙接手之后,接电成了他们勒索业主钱财的借口。)

  什么是黑社会组织?张晓青查了一下刑法。黒社会性质组织是指组织、领导和积极参加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手段,有组织地进行违法犯罪活动,称霸一方,为非作歹,欺压残害群众,严重破坏社会经济、社会秩序的犯罪组织。

  “他们美林湾完全符合黑社会组织的三个特征。一是有较稳定的犯罪组织,有明确的组织者、领导者,骨干成员基本稳定;二是有组织地通过违法犯罪活动获取经济利益;三是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手段进行违法活动。”

  张晓青认为,他如果再这样交下去,他的商铺将一辈子要向美林湾物业交纳所谓的保护费。于是,他想到了从供电公司直接接电。

  2015年7月,张晓青找到了郑州市政府一户一表改造的批文,拿着这个文件,张晓青又找到了供电公司,要求直接从郑州林科路沿途供电处直接供电到自己的商铺。

  张晓青自己购买了配电盘、电表、电缆等,总价值两万多元。张晓青想,这回你美林湾物业无话可说了吧,我不用你的电,你没理由再收我的“供电使用费”了吧?


  (这块张晓青通过供电公司安装的电表,被美林湾物业夜间盗走,一晃五年没有立案。其中原由,耐人寻味。)

  7月20日,一夜醒来,张晓青购买的电表电盘在小区被人偷走了。张晓青赶紧拨打110报警。郑州市公安局丰产路分局的民警杨某辉等两人出警。监控发现,美林湾物业公司在凌晨三点,趁夜深人睡的时候偷走了张晓青家的电表等,价值7000余元。

  偷窃公民财物要受法律处理,物业公司法人代表赵兵振振有词,“小区不能用供电公司的电,会烧死人。”

  对此,张晓青疑惑不解,德亿小区的电不是供电公司的电?你就不怕漏电烧死人?

  面对这样的盗窃案,丰产路分局的民警杨某辉等人向分局汇报说,这属于经济纠纷,不属于偷盗,派出所不予处理。

  张晓青多次追问盗窃事件的处理情况,一个民警居然反问张晓青“这德亿时代城的房子你也敢买?”

  张晓青算了一笔账,现在向物业交保护费的业主大约有140余家,门面房强制托管,美林湾物业公司又从德亿时代城业主中掘取了五百万元以上的利润,由张传盛、陈晓、赵兵等人组成的美林湾物业公司真正形成了带有黑社会背景的犯罪组织。



  (经营灵宝羊肉汤和烙馍村酱牛肉的商铺就是张晓青的两个商铺,如今已经关门两年了。因为张传盛这伙人盘踞在德亿时代城,如今红戏火火的小吃一条街冷冷清清。)

  “我要坚决维权,我是愿为维权付出生命的人,我决不向邪恶势力低头。”张晓青如是说。

  张晓青想不通,一个再简单不过的盗窃案件,两年了至今竟然还是不了了之?

  张晓青再次申请供电公司接电。 2017年9月30日,当工人师傅来工作时,美林湾物业的后台老板张传盛跳了出来,这个人民警察竟然亲自殴打前来给张晓青接通电源的郑州市供电公司电工。

  “妈的,我打你也是白打,谁让你给他接电的?丰产分局就是俺家开的,俺爹干过郑州市公安局副局长,XXX是俺爹的司机,XXX就是俺的家奴。赵兵进去不就花十万块钱吗?找X局长签个字,不照样出来吗?法律算个球!”

  张晓青掏出手机想录下来,还没准备好,对方掂着棍子冲着他打过来,张晓青赶紧跑了。

  鹊巢鸠占

  2016年12月,郑州市民卢卫民在德亿时代城购买了一套二手房,当他兴冲冲地拿着不动产证到德亿时代城看房时,不料却遭了保安的殴打。这是为什么呢?

  原来,这房子有人住着呢?这住着的人又是谁呢?

  这话要从原房东罗大成说起。

  罗大成是四川人,在郑州从事矿石生意。2006年,颇有眼光的罗大成看中了德亿时代城的房子,罗大成以当时的市场价花费近百万元购买了德亿时代城4号楼西单元11楼300多平方的复式房。

  罗大成是外地人,加上生意多,购买之后一直没有入驻。郑州美林湾物业公司被幕后警察张传盛等人控制后,张传盛看上了这套房子。

  “他让我把房子五千一平米卖给他,不卖不让我入驻。”电话中罗大成十分气愤,“现在房价都涨到一万好几了,他让我五千一平卖给他,哪有这样的道理?”

  罗大成拒绝了美林湾的后台老板张传盛,这下子罗大成真的噩梦来了。

  “不给我办出入证,我有房进不去。他把我的房门撬开,他们一家居然搬了进去。”

  无奈,罗大成在郑州市金水区法院起诉张传盛的妻子陈小,法院判决陈小不得占用别人的住房。

  可是,罗大成撵不走陈晓,因为陈小的老公是郑州市公安局民警张传盛。

  无奈之下,罗大成把房子卖给了郑州市民芦卫民,这才出现芦卫民拿着不动产证看房被打的事。


  (2017年7月11日,芦卫民看房际,郑州市公安局民警张传盛、陈小一家依然心安理得地“居住”着芦卫民的房子。张传盛霸气地与芦卫民隔门对话。河南电视台都市频道“都市报道”视频节目截图。)

  “这就不是他芦卫民的房子,这是芦卫民用假诉讼、假判决得到了不动产证,真正的业主来了,我们会不让他住?”在接受河南电视台都市频道记者采访时,张传胜如是说。

  “既然不是他的房子,那也不该你全家住啊?”面对记者追问,做贼心虚的张传盛赶紧挂断了电话。

  “我怎么是假诉讼,假判决呢?这不动产证还能有假?”芦卫民无奈地告诉记者,“张传盛身为人民警察欺负外地人罗大成,他看中了人家的复式楼,在强买强卖遭到拒绝后居然霸占了别人的房子,人家斗不过他,把房子以300万元的价格卖给了我,我依法办出了不动产证,这是假买卖吗?”

  “多行不义必自毙,我们要看着他倒下去的那一天,我们要维权到底。”陪同而来的芦卫民的家人如是说。

  。。。。。。

  泣血追问

  几年时间,业主们一直反映问题,希望有关部门关注德亿时代城的问题,但希望一次次破灭。

  几年时间,媒体也多有报道,甚至记者被打,接电的工人师傅被打,但最后都不了了之。

  周边的房产中介,都知道德亿时代城的二手房很难买卖,因为即使是业主带路,也根本无法进去看房;租房做生意的临街商户,都知道这里矛盾不断,纷纷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如今,该小区林科路临街商铺关门闭户,一片萧条。

  安身立命、安心生活……业主们最基本的权利都保证不了。

  众多业主泣血追问——

  一个社区,本该阳光明媚,充满和谐,安居乐业,却冲突不断,暴力不断,这正常吗?

  一个警察充当幕后老板控制了物业,大肆敲诈业主、霸占业主房产、指使手下盗窃他人财物,竟然无人能管?

  德亿时代城,难道是个法外之地?

  业主们相信,尽管作为警察的张传盛控制了小区物业,尽管张传盛背后有人撑起违法保护伞,尽管……

  但,德亿时代城,不能成为法外之地!德亿时代城,不该是个法外之地!

  这一天,终究会到来。

  (出于对业主的保护,文中个别业主的名字为化名)

本文转自中国法制网,如有侵权,请来信告知。

(作者:佚名 编辑:admin)
相关新闻

我有话说

新文章

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