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民权:陈宗领涉嫌多宗敲诈勒索案 徐怀钦被疑黑恶势力保护伞

时间:2018年03月11日 信息来源:徐州城事 点击:收藏此文 【字体:

  河南民权:壮汉鼻梁骨折索赔六千万 老人拒赔获刑六年

  ——陈宗领涉嫌多宗敲诈勒索案 法官徐怀钦被疑黑恶势力保护伞



  黑恶势力得以滋生发展,离不开“保护伞”的支持和庇护,其方式可谓五花八门。“保护伞”可分为显性和隐性,显性的与黑恶势力联系紧密、沆瀣一气,往往通过说情、打招呼、通风报信等方式加以“保护”;隐性的可能只是与涉黑组织“吃个饭”“站个台”“交个朋友”,以相对隐蔽的形式发挥作用。


  一名35岁的壮汉与一名63岁的老人发生争执,三天后,壮汉莫明其妙地鼻梁骨骨折,被鉴定为轻伤二级,老人旋即被逮捕。壮汉扬言,要么给他现金6340万元和解,要么蹲监一辈子。老人没给,被超期羁押后判刑六年,罪名是故意伤害和另一项罗织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老人家属调查后发现,原来这不是壮汉第一次鼻梁骨骨折,壮汉及其手下鼻梁骨至少骨折了四次以上,每次骨折都给壮汉带来天价赔偿。

  这个近似天方夜谈的故事就发生在庄子故里——河南民权县,壮汉的名字叫陈宗领,一名插手商丘等市县混凝土搅拌和建筑行业的涉黑团伙头子,惯用新型犯罪手段——自残,达到陷害他人、敲诈勒索及霸占搅拌、建筑行业的目的。而受害的老人,则是刚被民权县人民法院主审法官徐怀钦判决六年有期徒刑的商丘市中天置业有限公司法人江中祥。


  一、引狼入室 先投资后撤资再敲诈手法娴熟

  时间回到2010年7月份,受害老人江中祥当时创办了商丘市中天置业有限公司。为了开发天祥花园小区,江中祥经人介绍结识了陈宗领,并签订了一份《协议书》。协议约定天祥花园小区由二人合作开发,陈宗领出资1200万元,占股30%,双方约定工程结束后按股分成。

  项目开工后,因房地产行情不景气,陈宗领于2013年在一期工程进行不足一半时,擅自强行抽走投资款本金900万元,并多次带领数十人索要下余300万元本金,退出合作开发。

  之后,随着房地产行业的回暖,中天公司开发的天祥花园出现了巨额利润。同时,中天公司又购置了民权县另一宗83亩土地,随着土地升值,新购置土地仅增值就高达5000万元左右,开发之后,利润可达2亿元。

  看到中天公司的发展取得如此高的利润,陈宗领开始后悔当初的退出合作,多次带人到中天公司闹事,无理要求中天公司支付6000万元的损失。事件到此,即使陈宗领没有退出合作,按合同计算,陈宗领已提走900万元本金,下余的300万元本金也只能分成1000余万元的利润。

  但陈宗领不认可合同分成,为达目的,采用惯用手段,精心设计了一个自残陷阱。


  二、携带录像设备登门要钱 制造乱局拍摄取证

  2013年10月10日,陈宗领带领王建勇、黄二林及30多名身份不明人员,携带录像设备再度到民权县围攻中天置业公司,对法人江中祥、工程师朱建设进行殴打,致二人轻微伤。在殴打江中祥、朱建设过程中,陈宗领授意手下对江、朱二人正当防卫的举动进行录像取证。

  中天置业公司报警后,陈宗领等人在驾车逃跑时将中天置业公司工程师荣令强手腕撞成粉碎性骨折,致荣令强重伤。

  蹊跷的是,当天派出所出警时陈宗领还没负伤,三天后,陈宗领却莫明其妙地鼻梁骨骨折,其手下王建勇眉骨骨折,并做出两个涉嫌虚假的轻伤二级鉴定。两人一口咬定,陈宗领骨折系江中祥所致,王建勇骨折系朱建设所致。


  办案机关随即对江中祥、朱建设进行抓捕拘留,丝毫不考虑一名63岁的老人如何能将35岁的壮汉打伤,更何况这名老人及同伴当时还被30多名不明身份人员围攻殴打。更不可思议的是,办案机关以及民权县法院主审法官徐怀钦全部采信由陈宗领提供的证人证言,而对江中祥提供的证人不予调查。

  六旬老人江中祥被拘留后,陈宗领通过多种渠道扬言传话:若要江中祥出来需答应我两个条件中的任意一条,否则让他蹲到老死。一、给他现金6340万元;二、将公司法人给他。

  江中祥家人拒绝了这种明目张胆的敲诈勒索,坚持按合同办事。但随即,他们就领教了陈宗领背后力量的强大,江中祥果然被民权县人民法院审判长徐怀钦判决有期徒刑六年。


  三、遭陷害六旬老人获刑六年 勾结司法酿千古奇冤

  六旬老人江中祥蒙冤入狱并获刑六年,由于体弱多病,恐怕他很难再活着走出监狱了。江中祥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竟然遭遇黑白两道的联手杀富,巨额财富带给他的不是安全和保障,而是性命之忧。

  江中祥被抓捕前,在民权县拥有建设基本完成的房地产项目一处(天祥花园),商住用地一宗(83亩),中天公司净资产约为3亿元人民币。中天公司通过合法经营,不仅积累了巨额资产,大力推进了民权县的房地产开发建设行业,也为民权县创造了巨额税收。

  但眼下,这3亿元净资产不仅即将沦为他人口中的肥肉,也成为断送江中祥命运的推手。

  只有把江中祥一直关在监狱里,陈宗领才能以合伙人的身份,合法霸占中天公司3亿元的净资产。因此陈宗领用尽手段勾结司法,民权县法院法官徐怀钦担任此案审判长,先后罗织合同诈骗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故意伤害罪等罪名,企图把江中祥一直关到老死。

  在徐怀钦等渎职司法人员的帮凶下,陈宗领阴谋得逞,江中祥被民权县人民法院以“故意伤害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两罪并罚判决有期徒刑七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六年。

  其中,江中祥致陈宗领轻伤二级,被顶格判刑二年。轻伤二级介于轻微伤与轻伤之间,一般不判实刑,民权县人民法院顶格判实刑二年,审判长徐怀钦不仅开了全国先例,也制造了一个千古冤案,司法机关沦落为以自残为手段敲诈勒索团伙的帮凶。

  2013年10月10日案发当天所做的笔录,没有一个证人清晰证明江中祥殴打陈宗领面部。直到案发七天后的10月17日,才有韩庆喜、韩瑞亮的笔录清晰证实江中祥殴打陈宗领面部,且均对殴打经过描述极为具体,但对案发过程中的其它事实却均称记不清楚。而韩庆喜、韩瑞亮二人身份分别为陈宗领的会计和合伙人。

  况且,鉴定机构未对陈宗领的伤情进行相关记载,直接认定陈宗领的鼻伤构成轻伤,于法无据。

  至于审判长徐怀钦认定江中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更是荒诞,中天公司净资产约为3亿元人民币,借款仅有4870万余元,并且这些借款全部用于经营,投放到中天公司开发的楼盘项目,没有用于违法犯罪等活动,不存在再次高息转借他人谋取高额利息,也没有给各债权人造成经济损失,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完全不成立。

  该罪名是否成立在于中天公司负债是否大于资产,为此,江中祥的辩护律师多次向民权县人民法院及审判长徐怀钦提出申请,要求评估中天公司资产,但徐怀钦一直不予评估。民权县法院及审判长徐怀钦如此规避评估,不惜徇私枉法执意制造冤假错案,背后被疑藏有巨大的利益输送。


  四、组建涉黑团伙靠自残索赔发家 涉嫌多宗敲诈勒索案

  江中祥蒙冤入狱,其家属调查后发现,原来这不是陈宗领第一次鼻梁骨骨折,陈宗领及其手下鼻梁骨至少骨折了四次以上,涉嫌组建涉黑团伙,靠自残制造多宗敲诈勒索案,每次骨折都给陈宗领带来天价赔偿。

  陈宗领,男,汉族,商丘刘口人,多年来,其先后雇佣山东人王建勇、商丘刘口人萧星伟、陈虎、平台人杜伟等,多次以自残鼻骨骨折等手段陷害商丘市中天置业有限公司法人江中祥、工程师朱建设、宁陵县柳河搅拌站刘安强、柳河送料工程队长唐东东、商丘刘口送料车队队长荣贵祥等无端入狱,从中敲诈钱财上千万元。每次都是陈宗领亲自带领两三辆客车,多达二三十人甚至五六十人到受害人工地或现场打人,并且每次都用摄像机(或照相机)捏造证据,每次的结果都出奇一致,都是他带的人受伤而别人无伤。

  陈宗领犯罪团伙以自残手法陷害他人,数年来敲诈钱财上千万元,商丘搅拌行业、建筑行业被陈宗领搅得暗无天日,多少人提起陈宗领便毛骨悚然,成为商丘各市县搅拌行业、建筑行业的一大涉黑毒瘤。

  陈宗领如此胆大妄为,与背后保护伞的包庇纵容脱不开关系。

  十八大以来,在党和政府的英明领导下,我国厉行司法改革,实行“法官终身负责制”,一人裁决、一人签字、一人负责,出了事哪怕退了休也要揪出来。徐怀钦等司法人员如此徇私枉法刻意制造冤假错案,必将遭到法律的严惩及追责。

本文来源:徐州城事

(作者:佚名 编辑:admin)
相关新闻

我有话说

新文章

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