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角山米业董事长任志成虚报30万亩水稻生态基地 绿色生态虚假宣传-中原新闻网

湖南角山米业董事长任志成虚报30万亩水稻生态基地 绿色生态虚假宣传

时间:2018年05月02日 信息来源:网络采集 点击:收藏此文 【字体:

  阅读提示:日前,媒体曝光“湖南角山米业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任志成虚报30万亩水稻生态基地 绿色生态虚假宣传”事件,引发关注。宣传资料显示,该公司先后被授予“全国放心粮油示范加工企业”、“全国百佳农产品品牌”、“中国绿色食品A级产品”、“湖南省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湖南农产品加工质量安全奖”、“2016年度粮油加工企业50强”等荣誉称号,“角山”牌商标被国家工商总局评定为“中国驰名商标”。

  据中食头条(记者 魏德强 纪树刚)报道:多次接到群众举报,湖南角山米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角山米业)涉嫌虚报生态种植基地、品牌溯源增信体系虚假宣传。因角山米业号称中国大米工厂典范,事关重大,所以我报专门派出记者进行为期近三个月的“溯源”实地“追踪”。

  调查的结果,证实了角山米业只是给广大消费者“画”了一块大大的饼……

  追踪一:10万亩标准化绿色生态原粮基地

  角山米业以前的宣传资料显示,其拥有10万亩标准化绿色生态原粮基地。

  10月下旬及11月上旬记者分两批次以大米经销商身份来到角山米业,跟公司销售人员进行了详细地交流,工作人员的解答跟宣传资料基本一致,只是比宣传资料更加详尽(宣传资料比较模糊化)。 工作人员坚称,角山米业在衡阳县有10万亩标准化富硒及绿色生态原粮基地,主要分布在佝偻、三湖、演陂三乡镇。

  记者在湖南省衡阳县岣嵝、三湖、演陂三乡镇进行了几天的走访调查。

  在岣嵝乡神皇村公路岔路口,一块高大的牌子威风凛凛地矗立在主干道边,上面几个大字非常醒目:“生态富硒米种植基地”,左上角有几个小字:“角山米业”,下面有几行注解小字:“种植地点:衡阳县岣嵝乡;面积规模:万亩连片;项目实施单位:湖南角山米业有限责任公司;负责人:任运生;技术指导:湖南农业大学、衡阳县优质稻产业协会;基地负责人:董端富;技术负责人:任运生”等字样。看来这是角山米业基地无误。这时刚好有个五十出头光景的妇女路过我们身边,记者赶紧凑过去询问富硒米种植基地的情况,妇女说“是有角山米业跟几十农户签了种植富硒米合同,由厂家提供种子、喷洒硒粉,然后厂家回收,不过只有百八十亩地吧,好像是种给领导吃的。”记者又问了几家农户,反映的情况基本类似。

  记者不甘心,决定找村干部一探究竟。

  刚好吃午饭期间询问饭店老板去村支书家怎么走,这时进来一个在农村来讲穿着比较体面的人。店老板笑了:“这位就是村干部,有什么你们问他吧。”记者以租地种植生态稻谷老板的身份跟村干部攀谈起来,听完记者的陈述,村干部笑笑:“我们乡说起来有十五万多亩地,山地、原始林地就有近十万亩,还有经济林等旱地三万亩,可种植水稻的地总共不到两万亩。至于角山米业的万亩连片富硒米种植基地你就别当真,只有百十亩地,种种做样子。”

  看来,角山米业给消费者画的第一块饼就这么灰飞烟灭了?

  记者在岣嵝乡撕碎角山米业第一块画饼之后来到了衡阳县粮仓三湖镇。

  据记者了解,三湖镇基本保护农田一共四万多亩。在三湖镇荫堂村一块田边同样耸立着一块巨大的广告牌,上面标注着“高档优质稻种植基地”,上面和下面的小字跟岣嵝乡那块广告牌整齐划一,并无不同。记者在跟那里农民聊天了解到,这里有部分农户确实会把种植出来的稻谷送到角山米业,也有极少部分的农户种子由角山米业提供。至于记者提到的生态一词,一张姓老汉不无挪喻地说:“种植水稻时怎么也得使用三次以上由多种农药混合的杀虫剂杀虫吧?施底肥和追肥两次化肥免得了吗?”记者问及稻谷的流向,一位四十多岁的壮汉告诉记者:“除了大户自己送稻谷到角山米业之外,衡阳县有很多大米中间商把收购来的稻谷送到角山米业。”

  大米来源被角山米业宣传成为利用生物性诱剂、稻鸭共养、生物物理手段开展绿色防控等有效措施,使用冬潜深水翻耕灭蛹措施消灭二化冥越冬虫源等积极手段,实现从生产环节可追溯基地筛选到育种、田间管理全程可控,从源头保障安全美味健康的生态大米,怎么就让记者看不到一点影子呢?

  记者又用了三天的时间,走遍了衡阳县每一个乡镇,终究没有找到角山米业“遗漏”了的生态基地。

  追踪二:30万亩标准化绿色生态原粮基地

  难道角山米业还有生态基地?

  11月17日,忽闻 “中国中部(湖南)农业博览会”(2017年11月18日—26日) 18日将在长沙国际会展中心拉开大幕,记者大喜过望,立即奔赴长沙。

  通过几天的观察、了解、分析,24日记者与前来参展的角山米业工作人员进行了一次深度交流,该工作人员除了介绍衡阳县的生态基地外,还说衡南县和衡东县都有他们的生态基地,总共不少于30万亩,此说法跟宣传资料的介绍非常契合。

  抱着“不到长城非好汉”的执著,记者又返回了衡阳。

  据衡南县农业部门工作人员介绍,衡南县实有耕地面积70.33千公顷,其中水田65.62千公顷,旱地4.71千公顷;全年完成粮食播种面积108.89千公顷,其中谷物种植面积101.15千公顷,油料种植面积42.78千公顷,棉花种植面积4.9千公顷,烟叶种植面积1.8千公顷。在记者询问生态水稻种植情况,工作人员非常肯定的说:“至于生态种植水稻,暂时还无法大面积种植,一是成本高,二是土壤、水质要求高,三是产量低,而且没有厂家愿意出高价收购。”看来记者的期望又要落空了?

  自来之,则安之,记者决定来一次“地毯式”搜寻。

  记者走遍了衡南县花桥、泉湖、松江等25个乡镇的每一个村,却并没有发现“角山米业”的踪影。

  那么,角山米业的生态种植基地去哪儿了呢?难道在衡东县?

  在衡东县记者继续奔波了四天,仍然难觅角山米业的踪迹,在衡阳县记者尚能看到两块牌子(后来在12月份又看到了一块牌子),衡东县这里连一点安慰的小物件都找不着了。

  角山米业的30万亩标准化绿色生态原粮基地到底去哪了?看来只有角山米业董事长任志成自己清楚了。

  追踪三:二维码品牌溯源增信体系

  角山米业有限公司宣传资料公开显示,为加强粮食质量安全监督管理,维护消费者合法权益,提高粮食质量安全水平,研发品控溯源增信体系,该质量体系已经全面进入市场,确保消费者吃到放心米、安全米。角山米业告诉消费者,只要在米袋上二维码扫描即可进入品控溯源页面,该页面将展示每一袋米从种植、收购、生产、运输全流程的周期,将给消费者带来直观的展示和信任的微笑。

  4月7、8号,记者再一次来到衡阳的各大超市花了两天时间专门扫描角山米业各类大米包装袋上的二维码。发现跟几个月以前一样只能进入公众号,右下角的品牌溯源系统依旧全部无法打开。而且用其他顾客的手机扫描二维码也是同样的显示。

  到目前记者发稿时止,记者走了很多超市,角山大米还是“无源”可溯。看来,角山米业给消费者带来的只能是愚弄的讥笑。

  通过近三个月一系列的调查取证,可以确认,角山米业在给全国的消费者画了一块超级大的生态“画饼”就这样灰飞烟灭了。

  专家对绿色生态农产品的定义

  针对角山米业大肆标榜自己是绿色生态产品的宣传及对产品明目张胆标识生态的案例,就此记者专门咨询了相关专家。

  专家告诉记者,无公害农产品、绿色食品与有机食品像一个金字塔,塔基是无公害农产品,越往上要求越严格。 无公害农产品是指经农业行政主管部门认证,允许使用无公害农产品标志,无污染、安全、农药和重金属均不超标的农产品及其加工产品的总称。

  专家强调,绿色食品是我国农业部门(中国绿色食品发展中心)推广的认证食品,分为A级和AA级两种。其中A级绿色食品生产中允许限量使用化学合成的生产资料,AA级绿色食品则较为严格地要求在生产过程中不使用化学合成的肥料、农药、兽药、饲料添加剂、食品添加剂和其他有害于环境和健康的物质。

  专家指出,有机食品是指以有机方式生产加工的、符合有关标准并通过专门认证机构(国家有机食品发展中心)认证的农副产品及其加工品,包括粮食、蔬菜、奶制品、禽畜产品、蜂蜜、 水产品、调料等。 有机食品与其他食品的区别主要有三个方面:第一,有机食品在生产加工过程中绝对禁止使用农药、化肥、激素等人工合成物质,并且不允许使用基因工程技术。其他食品则允许有限使用,并且不禁止使用基因工程技术。第二,有机食品在土地生产转型方面有严格规定。考虑到某物质在环境中会残留相当一段时间,土地从生产其他食品到生产有机食品需要两到三年的转换期,而生产绿色食品和无公害食品则没有转换期的要求。第三,有机食品在数量上进行严格控制,要求定地块、定产量,生产其他食品则没有如此严格的要求。

  专家表示,生态食品略区别于有机食品、绿色食品,是指粮食、蔬菜、果品、禽畜产品等食品的生产和加工中考虑生态环境和可循环性,以生态资源为基础生产的无污染、纯天然、或者模拟天然条件为基础的而获得的食品的统称。

  专家重申,生态食品始于欧美,德国的"蓝天使"标志食品、意大利的"生态农业产品"、美国的"有机食品"、 日本的"自然食品"等均属于生态食品。生态食品的出现,旨在满足人们对食品的优质、 安全、无污染、富营养的消费需求,保护人们身体健康,促进生态环境良性循环。

  专家严肃地说:“生态食品必须符合下列几个条件:1、来自于生态农业生产体系或野生天然产品;2、生态食品在生产和加工过程中必须严格遵循生态食品生产、采集、加工、包装、贮藏、运输标准,禁止使用化学合成的农药、化肥、激素、抗生素、食品添加剂等,禁止使用基因工程技术及该技术的产物及其衍生物;3、生态食品生产和加工过程中必须建立严格的质量管理体系、生产过程控制体系和追踪体系,因此一般需要有转换期;4、生态食品必须通过合法的食品认证机构的认证,中国暂时仅有无公害食品和绿色食品、有机食品等认证,而无生态食品认证和标准。”

  “以种植稻谷为例,常规种植的土地必须息耕三年,让农药、化肥等残留得到有效降解。在这块地的息耕三年时间里,要深翻3-5次,然后用没有污染的水灌溉多次,以求达到降解效果。另外要强调的是,这里空气环境要求无污染,周边没有常规种植(使用化肥农药)带来的次污染。在种植过程中,除了保证不使用农药、化肥,水和空气不受污染也必须得到保证,否则,生长出来的农产品就不能称之为生态农产品。”专家进一步指出。

  专家最后强调,目前中国大面积种植生态农产品并不现实。但市场上不少农产品自称自己是绿色生态的,他们显然在打擦边球,因为中国目前没有生态食品认证和标准,只有无公害食品和绿色食品、有机食品等认证,本质上这些企业是在欺骗消费者,以获取更大的利润。

  角山米业老总对绿色生态的解释让人哭笑不得

  2017年12月11日上午,几经周折记者终于见到了角山米业的任姓总经理。在近一个小时的采访中,任姓总经理对绿色生态大米的理解和解释,让记者大跌眼镜。

  记者问绿色生态是不是不使用农药,任姓总经理纠正说:“我们从来没有说不使用农药,包括宣传册也完全没有说不使用农药化肥。”看着记者一脸疑惑,任姓总经理强调说:“不用肥料没有产量怎么行呢。不用农药,全国都很难做得到。我们只是降低农药的使用次数和使用量。使用可降解的生物农药所以检测不到农药残留。”

  记者问绿色生态到底怎么去理解,任姓总经理坦然道:“生态的概念就是我们的大米完全检测不到农药残留(记者没有看到任何无残留检测报告)。我们在种植基地的选择上面不是工业园区,也不是矿区,(选择在)相对人比较少的地方。”这就是一个生产绿色生态产品企业的老总对绿色生态的理解,岂不令人啼笑皆非?

  不知道是任姓总经理根本就没有想去了解绿色生态的官方定义,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虽然我国目前没有生态食品认证和标准,只有无公害食品和绿色食品、有机食品等认证,但也不能将自己绿色食品标准都没有达到的产品夸大到生态的高度啊。大家都知道,生态的无疑要比有机还要高一个层级。这样的虚假宣传,会令消费者恐慌的。不知道当地的食品监管部门是如何让这些“李鬼”流入市场的?真是遗祸大焉。

  一个对绿色生态概念都界定不清的企业来生产绿色生态产品,这可能会是湖南食品市场上的天大笑话。记者闹不清,角山米业哪来的这般“胆识”?

专题推荐:关于举报太康住建局郭文娟顶风违纪索贿受贿犯罪事实的不实公告 河南新安:国土局干部打击非法盗采数亿铝矿 商丘市人大薛建峰 开封尉氏县长韩治群  林立 王恩子

(作者:佚名 编辑:admin)
相关新闻

我有话说

新文章

门文章